邱学华:从尝试教学法到尝试教学流派——纪念《尝试教学法的实践和理论》发表40周年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

邱学华:从尝试教学法到尝试教学流派——纪念《尝试教学法的实践和理论》发表40周年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22-10-20 * 浏览 : 16
    《福建教育》编者按:尝试教学法是以邱学华为首的团队四十年集体智慧的结晶,是改革开放以来教学改革的重要成果。长期宣传它是《福建教育》办刊史上的一个重要事件,回顾历史,我们看到了期刊和作者、读者相互影响、相互成就的美好景象,也收获了持续关注中国教育改革创新力量的前行动力。


从尝试教学法到尝试教学流派

——纪念《尝试教学法的实践和理论》发表40周年

  邱学华



1982年11月,《福建教育》杂志刊登我的第一篇尝试教学的文章《尝试教学法的实践和理论》。一石激起千层浪,开启了全国尝试教学研究的序幕,到今已整整四十年。

    在历史的长河中,40年仅是一瞬间;而对一个人来说,是一生的工作时间。发表此文时,我48岁,正值风华正茂的青壮年,现在,我已是88岁的耄耋老人。好在我身体尚好,思维清晰,庆幸自己还能亲自写这篇纪念文章。

星火辽原,成果辉煌

    尝试教学法的第一篇文章犹如一粒种子,由《福建教育》播撒在中国大地上,虽几经风雨,但仍顽强地茁壮成长。40年来,尝试教学法已发展成规模宏大,影响深远的尝试教学流派。

第一,应用范围已遍及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及港澳台地区,应用教师近百万,受教学生达三千多万,已有150多个市、县(区)大面积推广应用。它还从普通教育发展到职业教育、幼儿教育、特殊教育领域,影响深远。

第二,理论层面上,尝试教学法已升华为尝试教学理论和尝试教育理论,构建成比较完整的理论体系。我们团队已出版专著60多本,有《尝试教学法》 《尝试教学论》 《尝试教学新论》 《尝试教学策略》 《尝试教学理论》 《尝试教育研究》 《尝试教学法简明读本》等;发表文章两三千篇,有理论构建和评析文章,也有实验报告和经验交流文章。作者除教研人员和一线教师外,一些硕士、博士研究生也以尝试为主题撰写研究论文。

    第三,研究成果先后荣获江苏省一等奖、特等奖,教育部二等奖以及2014年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2014年9月,我赴京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第四,它促进了教师专业化成长。在实验教师中涌现出近百名特级教师、几千名教学名师。在尝试教育思想的引领下,已有几十位名师创立了各具特色的教学风格,创立了教学流派。

     第五,它服务于教学改革,又在教学改革中得到发展。它积极参与和促进了改革开放后的教学改革,服务于九年义务教育的实施,助力素质教育和创新教育,配合新课程改革的推进。

    第六,它提高了教师参与教育科研的积极性,活跃了教育研究的氛围。每两年一次的全国尝试教育学术年会已坚持举行了二十届,各种研讨会、观摩会、赛课活动、培训活动,共计举办两百多次。

    第七,它的推广应用,主要的贡献在于培养人的尝试精神。“请不要告诉我,让我先试一试”,“做到做不到,试试就知道”,它极大地调动了学生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四川眉山师范附小的小学数学特级教师李志军,20年不布置家庭作业,达到高质量;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左旗塔尔岭小学是一所地处沙漠边缘,自然条件恶劣,教学条件简陋的多民族五年制简易小学,五个班级七位教师在校长王旗荣(蒙族)带领下,运用尝试教学法连续11年达到高质量,最高一次小学数学毕业班平均成绩达99.8分(满分100分),全班学生几乎都考100分了,创造了内蒙古教育历史上最好成绩;河北邯郸市永年县(区)在中小学各科全面运用尝试教学法,使教育质量得到了大面积提高。这为当前贯彻中央以减轻学生负担为主要目标的“双减”政策,提供了一套科学的教学方法。

    第八,它已走出国门,逐步走向世界。《人民日报(海外版)》 《中国新闻》《新华社电讯》 《中国教育科学》 《教育研究》 《课程教材教法》等刊物,多次宣传报道尝试教学法的成果;1990年和2021年,我两次参加国际数学教育会议,并在会上发言;相关论文已译成日文、英文、德文、俄文、韩文在国外发表。

    界定教学流派一般考虑六个标志:有独特的教育理念;有一定特色的课堂教学风格;有流派的代表人物;有代表性的著作,一定的理论基础;有信奉这个独特教学理论的群体;这种独特的教育理念和一定特色的课堂教学风格受到教育界和广大教师的认可。以上从八个方面,用事实和数据,筒要地介绍40年来尝试教学研究走过的历程和研究成果,说明尝试教学法已成功走向尝试教学流派。

《福建教育》,功不可没

    任何一种新教法的发展都不是一帆风顺的。

我的第一篇论文《尝试教学法的实践和理论》1982年在《福建教育》发表后,立即引起小学数学教育界的轰动。“先练后讲”的尝试教学模式颠覆了“先讲后练”的传统模式;学生能在尝试中学习,通过自学课本,先尝试自己解决问题。这些新观点让大家耳目一新。各地教育杂志纷纷转载,各地教师自发应用,在全国掀起了第一波“尝试热”。   

正当我沉浸在实验初获成功的喜悦中,意想不到的打击已经来了。1983年10月,文章发表不到一年,在西安举行的中国教育学会小学数学教育专业委员会全国第二届研讨会上,理事长在大会上公开指责说:“不要提这个法那个法,小学生还能自学?”在教育杂志编辑座谈会上,他更是指着《福建教育》编辑部的陈笑晴同志说:“你们《福建教育》不要乱发表文章,要跟中央保持一致。”这顶大帽子在当时是够厉害的。

    参加会议的有许多省、市小学数学教研员和教育杂志的数学编辑,这位权威人士的话被当成“西安会议”精神传达到全国各地。一时间,尝试教学法受批判的消息不胫而走。各地实验纷纷下马,有些教育杂志也不敢发表有关文章……在许多人眼里,我成了有“争议”的人物。

    西安会议后,陈笑晴同志回到福州,向编辑部龚玉书总编汇报情况。他立即表态,尝试教学法符合教改方向,引导小学生自学有什么错?我们继续支持尝试教学法,并保持宣传的连续性。

    《福建教育》顶住压力,旗帜鲜明地支持尝试教学法,甚至加大了宣传力度。在《福建教育》编辑部的支持和鼓励下,我继续写出《再谈尝试教学法》 《 三谈尝试教学法》。此后,《福建教育》又陆续刊登华东师大李伯棠、华中师大姜乐仁、河南大学陈梓北、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张梅玲等教授的评析文章,以及各地教研员和学校实验研究的成果。这阶段,《福建教育》几乎每期都刊登尝试教学法的研究文章。《福建教育》的态度和实际行动,引起全国教育界的广泛关注,给大家传递一个重要信息,尝试教学法一直在发展。

《福建教育》 编辑部除了有计划地组织和发表文章,还参与尝试教学法的研究与推广工作。《福建教育》 高举支持尝试教学法的大旗使大家有了信心,许多学校坚持开展实验研究。为了把全国各地开展尝试教学实验的学校凝聚起来,我们决定在江苏省常州市举行第一次尝试教学法研讨会。当时遇到一个困难问题,用什么名义召开。大家商量用集体的名义联合举办,作为民间协作的合作教研活动。《福建教育》 派陈笑晴全程参加,我们联系到全国24个单位共同举办,并邀请了各教育报刊杂志社。

这次研讨会于 1985 年 4月在常州召开,意想不到竟有 400多人参加会议,十多家教育报刊社派记者参加,当时民间的学术教研活动还不多见。《中国教育报》 派记者张玉文到常州,临行前领导交代,到常州参会只听不讲、不表态、不报道。张玉文记者到常州后,按领导指示低调行事。她在会上认真听取各地代表的实验成果和经验介绍,会后又采访专家和各地代表,特别是听了示范课后,亲眼看到尝试教学法彻底改变了传统的课堂教学,小学生完全能够通过自学课本,自己尝试去解决问题。所见所闻,使她惊讶和感动。出于一个记者的敏锐判断力,她连夜打长途电话向报社领导汇报。这位领导不再相信外界的传闻,而相信自己的记者亲眼目睹的事实,立即指示张玉文,以最快的速度写篇新闻稿,用传真发至报社。会后, 《中国教育报》 以最快的速度在头版显著位置刊登了张玉文的新闻报道 《常州等地开展小学数学尝试教学法的实验—— — 这种教学法有利于培养学生的自学能力,有利于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减轻学生课后作业负担》。《中国教育报》 是教育部的机关报,有很强的权威性。张玉文这篇新闻报道,在教育界产生巨大的影响,从此尝试教学研究走出困境,踏上一个新阶段。尝试教学流派的发展,得到全国许多主流教育媒体的有力支持。《中国教育报》 10 多次刊登有关方面文章,其中有 4次用整版介绍尝试教学法的理论和操作模式。《人民教育》 连续发表多篇文章,还特别为尝试教学流派出版了两期专辑,一期是尝试教学专辑,一期是尝试教育专辑。教育部的一报一刊系统地推介尝试教学法,在全国教育界产生了巨大影响。《人民日报》 《光明日报》 《中国新闻》 《新华每日电讯》 《教育研究》 《中国教育科学》 纷纷作了报道。他们对尝试教学流派的发展有不可磨灭的作用。

但是,我心中对居首发之功的 《福建教育》 有着特殊的感情。《福建教育》 对尝试教学法追踪报道了 40年,前后发表了 100 多篇文章。一本教育杂志推动了一个教学流派,成了教育界的佳话。尝试教学流派的发展, 《福建教育》 功不可没。  

回顾历史,给人启迪

40 年来,从尝试教学法到尝试教学流派,我个人也在其中得到了成长,从一个师范学校普通的教师成长为师范学校校长、共产党员、常州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特级教师、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中小学荣誉教授、2014 年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获得者等。现今,我已是近 90岁的高龄教师,我愿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对人生的感悟告诉大家,或许可以给大家一点启示。

1.感恩党和人民的培养,牢记共产党员的职责

我原本只是一个高中一年级都没有读完的农村小学代课教师,当时才 16岁。是党和人民培养了我,使我成为一名合格的人民教师、中心小学校长。后来我通过自学考进了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系深造,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一个农村代课教师当了大学教师,这全依靠党和人民的培养,我一直铭记于心。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这么大年纪了,还拼命工作?我说,一为感恩,二为担当。我时刻铭记党和人民的恩情,牢记作为一个共产党员的担当。这是我努力工作的动力。正是由于有了理想和担当,我才能在一没有上级下达任务,二无研究经费的情况下,坚持 40多年的研究;我才会主动辞去师范校长职务,到教科所做一名普通教研员,集中精力专门从事尝试教学研究。

2.得益于改革开放的正确路线,受惠于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

改革开放强调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使得尝试教学法非但没有被一棍子打死,反而得到极大的发展。广大教育工作者在进行教学改革的过程中,积极性得到充分的发展,涌现出各种新思想、新方法,使教育界呈现出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繁荣景象。据鲁东大学苏春景教授研究,改革开放以来出现的新教法有 130多种,其中产生全国性影响的有 16种,尝试教学法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是规模最大、影响最深、坚持时间最长的一种。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全党全国人民团结一致,为实现中华民族复兴大业而奋斗。尝试教学流派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并逐步走向世界,为全人类的孩子服务。

3.教育实践是教育理论的源泉,要坚持走理论和实践结合的道路

尝试教学研究的发展历程,证明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教育实践是教育理论的源泉。在教育实践中产生的理论才有生命力,才会受到广大师生的欢迎。我的许多新方法、新思想都是教育实践中萌发出来的。走出书斋,投身教育实践,虽然道路艰难困苦,但有取之不尽的源泉和无穷无尽的乐趣。

在深入教育实践中,实验主持者不要以领导者自居,要同教师处以平等地位,大家都是朋友和战友。1991 年,我主持的“尝试教学理论研究与实践”经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办批准被列为“八五”规划全国教育科学重点研究课题,当时有两千多所实验学校,我们坚持不收会员费、加盟费、课题费等。搞教育科研是一种奉献、一种责任,而不是一种牟利的工具。教育实验周期长,必须坚持长期作战,不能浮躁,不能急功近利。要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要踏踏实实埋头苦干。

4.执着追求,勤奋刻苦

一个人树立了远大的理想,只是在人生的道路上跨出了第一步。要想达到目的,必须有执着追求的精神,勤奋刻苦地工作。几十年来,我出版图书 300 多本,发表文章800多篇,许多朋友疑惑不解地问我:“邱老师,您哪来那么多时间?”我是用别人休息的时间在工作,我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现在我还坚持每天做点工作。我有个“夕阳计划”,即人总是要走的,争取走之前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了却自己的心愿。哭哭啼啼地来,高高兴兴地走。目前大家都在谈论如何做到教师专业化成长,有人写了不少书。按我的领悟,其实只有两个字:“吃苦”。不吃苦,哪来成长?不吃苦,哪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