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谈华应龙“国数课”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

三谈华应龙“国数课”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24-04-15 * 浏览 : 270

三谈华应龙“国数课”

常州大学尝试教科院   邱学华

    有关华应龙“国数课”我已发了两篇微文。给他提出两点建议:一是不宜提“国数课”,国字号不能随便提;二是,目前尚在探索阶段,认真踏实做教育实证研究,不宜在全国连续开研讨观摩会进行推广。

    因事关重大,我心怀坦荡,直面在微信中同他交流,他根本听不进意见,只答应“会认真思考”。一个多月过去了,没有回答,华应龙“国数课”口号照提,全国“华应龙国数课”观摩研讨会照开。

    我原以为华应龙老师是一位虚心好学,锐意改革,教学艺术高超的小学数学名师。现在看来使我失望了。为了尊重事实,以正视听,我再写第3篇,主要用事实阐明华应龙提出的所谓“国数课”的形式和内容,决非华应龙首创。

    我国从清末开始兴办学堂,1903年(清光绪二十九年)颁发奏定初等小学堂章程规定设立算术学科,从这算起中国小学数学学科历史也只有120多年。小学算术教材体系最早从日本、美国引进,后来由中国人自己编写,中国小学算术教育奠基人俞子夷先生,编写了多套课本。

    20世纪30年代,俞子夷、朱晸旸编写的《新小学教材和教学法》一书中(347页-353页)辑录了一堂课例,这是至今找到最早的一个课堂实录,教学内容是50以内数的连加、连减。全课以老婆婆养鸡、生蛋、孵小鸡、又养鸡、生蛋……为主题,学生边听故事边计算,学生兴趣盎然,课堂气氛生动活泼,渗透着劳动光荣,从小爱劳动的思想。这是90多年前上的一堂课,是“数学主题活动课”的雏形。

    浙江省海盐县教研室邱月亮老师搜集了几十本老解放区的算术课本,这是十分珍贵的资料,大都由霍得元先生参加编写(建国后调入人民教育出版社)。课本中有大量宣传共产党的政策,让学生通过数学学习来了解与掌握党的政策。比如,“左武才未减租时,需向地主张万才交租1石2斗,1942年减租运动时,按法令四一减租,该减多少?实出多少?”

    特别用单独设单元(章节)的方式,教学专门配合当前形势和政策。比如,在初小第8册用7个页面介绍及计算累进税算法,这就是整合知识主题活动课的形式了(《小学教学(数学版)》2021年9月)。

    建国后,在课本编写中仍保留这种形式,特别是20世纪60年代左右的教育大革命中,强调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同生产劳动相结合,出现了许多完整的整合知识主题活动课的形式。比如,“敌人一天天烂下去的算术应用题”(《福建教育》1959年7月),“以小麦生产为题材的成套应用题”(《中学数学》1959年7月),“四大指标有多大成套应用题”(《江苏教育》1959年第23期)等,这同华应龙老师所说的“国数课”的内容和形式基本一致。

    我问华老师为什么非要提“国数课”?他回答说:为数学课添上爱国主义底色,这显然是答非所问,我特别要清楚地指出,建国后历次的数学教学大纲和课程标准,都强调教书育人和学科德育,不是哪一个人首创的,这是党和国家制定的方针所决定的。

    1992年教育部颁发的《九年义务教育全日制小学数学教学大纲(试用)》为例,明确指出:要在数学教学中进行思想品德教育。根据数学学科特点,思想品德教育的内容主要有四个方面:

    1、学习目的性教育,

    2、爱国主义教育,

    3、辩证唯物主义观点的启蒙教育,

    4、良好的学习习惯教育。

    这四个方面比较全面具体阐明学科德育和教书育人的主要内容和要求,广大教师都按照这个要求努力地进行教学。怎么现在冒出是某某人首创的说法呢?还要贴上个人的标签呢?

    怎样进行数学学科育人的关键,是要找到数学学科特点与育人要求的契合点。广大数学教师都在探索,寻找具体有效的途径。我国著名数学教育家,华东师范大学张奠宙教授在其专著《数学教育随想录》(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专门写了一节《数学教育的德育功能》。他在总结广大教师经验的基础上,提出“一个观点,三个维度以及六个层次”的理论体系,着眼于对我国长期坚持数学学科德育进行了系统科学的总结。

    一个观点:热爱数学

    三个维度:人文精神、科学素养、道德品质

    六个层次:

    一、数学本身的文化内涵,以优秀的数学文化感染学生;

    二、数学内容的美育价值,以特有的数学美陶冶学生;

    三、数学课题的历史背景,以一定的数学发展史激励学生;

    四、数学体系的辩证因素,以科学的数学观指导学生;

    五、数学周围的社会主义现实,以昂扬的斗志鼓舞学生;

    六、数学教学的课堂环境,以优良的课堂文化塑造学生。

    以上的每一句都没有离开数学,没有大话、套话,这才是一个数学教育家的科学态度。这是已故张奠宙教授给我们留下的珍贵财富。这给某某人自称是“华应龙国数课”,以为是首创,看了不脸红吗?!

    我的前二篇文章以及本文,主要指出华老师所做的课,应称为“跨学科整合知识主题活动课”(也可简称“主题活动课”)不能称为“国数课”,国字号的名称不是个人能随便提出的,必须得到国家的认可。因此不应该贴上华应龙个人的标签,没有经过科学的大样本的教育实证研究,就在全国到处举办“华应龙国数课”教学观摩研讨会,这样刮风推广,干扰了新数学课程标准的学习与实施。

    总之,华应龙所谓的“国数课”的内容与形式,早在90年前就有了,在60年前已大面积应用,决非华应龙首创。

    由于篇幅所限,无法展开。错误之处,敬请华应龙老师及各位读者批评指正。

 

2014年4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