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内蒙古的教育情缘

当前位置 : 首页 > 重要文章选登

和内蒙古的教育情缘

* 来源 : 尝试教学在线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6-08-10 * 浏览 : 64

       那天正是初伏天,通辽地区出奇地炎热。全国第十八届尝试教育年会的代表到扎鲁特旗三所民族学校考察。间隙,忙里偷闲,本刊记者在扎鲁特草原上席地而坐采访邱学华教授。鲁北镇酷热难奈,而草原上却凉爽许多,周遭的轻风送来淡淡的青草和羊粪混合的味道,不远处有一辆废弃的勒勒车孤寂地横在草地上。来自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第一小学的女教师沈姬霞也在采访现场,她羞涩地说出了自己的困惑 :“参与了邱老师的尝试教学实验以后,孩子可高兴了,学习内容当堂消化,没有家庭作业。可是有的家长对“轻负担”不理解、不认可,甚至还到校长、教育局告状,认为这是老师不负责任。加上实验初期,考试成绩也不十分突出。这可怎么办啊?”慈眉善目的邱老师安慰说,“你不要急呦,坚持下去就会成功的,就会有人认可你的。你们内蒙古阿左旗的王旗荣老师从 1984 年就这么做了,开始也是被人怀疑、否定的……”

QQ截图20160810105600.png


王旗荣 :戈壁滩上“尝试”出的一个教育奇迹在阿拉善盟左旗木仁高勒苏木,有个塔尔岭村,当年村里有一所山村牧区五年制微型小学,王旗荣是这里的教师兼校长。

学校背靠贺兰山,面对戈壁滩。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里经济落后,交通闭塞,不通电、不通邮,一年半载见不到一张报纸 ,生活艰难,吃水要到 4 公里以外的地方去拉。

几间矮小的土房里,除了旧桌凳和破黑板外,没有一件像样的教学设备。7 位教师,教着一百多个牧民的孩子。教学质量可想而知 ,数学成绩尤甚。1984 年,内蒙古自治区举行全区小学数学毕业会考,该校数学平均分只有 40.8 分,及格率仅有 37.4%。但是 1985年以后,该校连续 11 年数学毕业考试的平均成绩超过 90 分,曾有几年居然成绩名列全盟第一、全旗第一,优秀率达 100%,超过了六年制城镇名校。每年毕业考试都由全盟或全旗统一命题,由教育局或教研室派人监考,所以,该校的成绩使许多抱有怀疑的人都信服了。创造这个教育奇迹的,就是邱老师创立的尝试教学法和仅有初中文化的蒙族教师王旗 ......

下面是已经退休的王旗荣博客里的文章

《尝试教学法指引我走向成功之路》的摘录 :我从教 30 多年,其中 29 年在塔尔岭村小工作。

1984 年秋季,我开始了漫长的“尝试为主,多法配合” 的教改实验与研究,到 1996年秋季止,我连续 11 年在毕业班进行了实验,取得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效果。一是大面积提高了教学质量。连续 11 年毕业班参加阿盟统考均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数学最低平均成绩为 91.4分,最高平均成绩为 99.7 分,其中有三届的平均成绩为 98.6 分,有四届学生的优秀率为100%。我校是最基层的山村牧区学校,教师流动特别频繁,这 11 届毕业班的学生学习成绩在实验前都不够理想,但经过一个学期的实验,全班所有的学生成绩都有大幅度提高,特别是中差生成绩转化尤为显著,达到了阿盟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水平。

二是缩短了学习时间,减轻了师生负担。由于尝试教学的环境始终促使学生处于独立探索、追求成功的氛围中,这就使他们真正成为课堂学习的主人。学生学得巧了,教师讲得精了,课堂容量增加了,作业当堂完成,当堂批改,当堂辅导学困生,不留或少留家庭作业,从而有效地减轻了师生负担。

三是提高了自学能力,培养了探索创新精神尝试教学采用“先练后讲”学生先独立自学,尝试探索的方法,由于没有现成的答案和固定思维的束缚,学生只能从不同知识的角度来沟通、迁移新知识。主动寻求解决问题的途径和方法。这就为培养学生的创新和创造提供了充分的时间和空间。

20 年的实践表明,尝试教学能够培养学生自学能力。最初实验时,能够自学课本独立解决问题学生数仅占 10% 左右,但经过一个学期的实验就能上升到 60% 以上,学生争着抢着试做练习题,老师根本没有必要再去布置家庭作业。每天早上我刚一进班,学生就抢先让我批改自学作业,开学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全班大部分学生基本上完成了全册课本练习作业。


QQ截图20160810105536.png

后来塔尔岭小学撤并到中心小学了,我也调到阿左旗教研室担任教研员,开始在全旗大力推广尝试教学法。由最初实验的 1 所学校、1 名教师、1 个班级,20 多名学生,发展到今天的 32 所学校、130 多名教、180 多个教学班,近 6000 名学生参与。尝试教学法已成为我们当地教师最乐于接受的教学方法。我自己成长的道路是伴随着邱老师的心血的。1984 年春季,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向邱老师发出了第一封请教信,没想到他立即回信,解答了我所请教的问题,还寄来了相关书籍和资料。1985 年又邀请我到常州参加培训学习,当我赶到常州时,培训班早已结束,邱老师只好在旅店给我一个人讲解什么是尝试教学法及操作方法 ;又在常州师范学校他的办公桌前教我如何备课、上课。19877月,邱老师千里迢迢地来到巴音浩特为阿盟地区教师义务讲学、上示范课,深夜还为我修改教案。并且不辞辛苦,风尘仆仆到我所任教的简易小学进行考察。以后经常用信件、电话指导,帮助制订研究方案、指导撰写实验

报告。他用 20 多年时间帮助一个与他非亲非故的蒙族教师……

■白老师 :被夭折的“尝试”撰写本采访稿期间,呼和浩特市回民区教研员刘晓清老师“贡献”了一段她尘封的记忆——

那是我从教的第七个年头,应聘在秋实中学教高中语文。在这里,我和邱先生的尝试教学法不期而遇。当时有一位教数学的白老师,据说是北大毕业,六十多岁,高大魁梧,银发飘飞,出语温厚和气,常于隐隐的笑意中透露着一种做学问人的清正风骨。白老师是一位坚守教育原则的老师。虽是六旬老人,却摒弃保守观念,积极探求适合学生、重在培养能力的现代教育教学法。他曾慷慨借我一本《异步教学法》他跟我说,

自己正在班里给同学们讲自学法,每天都给学生留有自学的内容。也就是此时,我听到了邱学华的名字和他的“尝试教学法”。白老师的“尝试”异常艰辛。他先让学生自学,尝试练习之后再根据学生的学习状况针对性地讲解训练,即今天所说的“先学后教”。教学进度很缓慢,也学生不理解。大约是那个学期将近结束的一天,我照常去上课,惊闻白老师辞职而去。于怅然中,我猜想,白老师的辞职大半与他的“尝试”

有关!那时,我正在上臧克家先生的《纳谏与止谤》,课堂上我引证历史,让同学们体会奴隶制、封建制时代家天下的政治体系,贤臣明君敢于进谏、勇于纳谏的胆量、胸襟、气度。第二天我再去上课的时候,教室门上居然贴出一张“大字报”,学生要求校方留任白老师,言辞间用到了刚学的课文。我叫来班长,简单问询得知 :开始他们习惯了原来老师先讲、听懂后再练习的教学模式。白老师的先自学,尝试做题后,后再讲再练的模式,他们并不适应。但经过一学期的努力,他们尝到了甜头,醒悟了,不舍得让白老师走……

学生们没有挽留住白老师。白老师真的走了,接下来,我也走了。但年轻而执拗的我,硬是追寻了一番邱学华先生的“尝试教学法”。不,或许应该说,我在追寻邱先生和白老师们所坚守的那种教育原则!

■扎鲁特旗 : 草原上的全员“尝试”2016 11 日~ 14 日,全国尝试教育第十八届年会在扎鲁特旗召开,五百多名来自15 个省的教师、教研员、教育局长参会。邱学华老师说 :这可是第一次在少数民族地区

召开年会和赛课啊,目的就是想告诉人们,尝试教育适合任何地区、任何教育层次,客观上也能起到“智力支边”的作用。扎鲁特,科尔沁草原深处的半农半牧区,蒙汉文化交融地带,是契丹人的发祥地。别看她远离中心城市,但一直是教育的先行者。早在 2005 年和 2007 年分别顺利通过了丁培中先生主导的“小语整改”、“初语整改”课改验收;2006 年顺利通过自治区“两基达标”验收,实现了办学条件的巨大改善; 2015 年,扎鲁特旗率先通过了教育部的“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验收……这次年会上,扎鲁特城乡学校教育发展水平,让来自天南地北的会议代表着实惊讶、赞叹了一番,颠覆了他们对内蒙古牧区教育的看法……

那天,在不是采访的闲聊中问邓国范和金民两位教育局长 :如今课改也是赶时髦盛行啊,不少学校今天学洋思,明天学杜郎口,像掐了头的苍蝇,乱飞乱撞。你们怎么会选中了似乎有些“过气”的 “尝试教育”?

出口成章的教育局长邓国范,因以县域为单位积极推进尝试教育,如今已被聘为“尝试教育学院”的副院长。他率先说 :一个理论,一项实验,一个模式,能三十年历久不衰,不是昙花一现,这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它就是科学,它就是有生命力的东西!要不早就被淘汰了,你说是不?金民,主管业务的副局长——

课改,说到底是学习方式“转型”,跟经济发展模式转型一样,需要改变“高耗低效”。 课改虽然走了十多年,但课堂教学仍然问题突出

一是大部分课堂教学依然停留在传统的“讲授”模式中,教师主动地讲,学生被动地接受。许多教师都在按照自己的设计“牵”着学生走,学生绝不是课堂学习的主人。二是学生课业负担较重,存在相当程度的厌学、偏科现象。三是学校课改没有找到“抓手”,没有良好的教学方法支撑。一些模仿而来的教学模式,在很多学校难以坚持,许多“模式”成为了空架子,只有实验教师能操作,难以在学校各学科普遍推广,甚至有的“实验教师”也难以坚持。课改工作进入一个“瓶颈期”,我们必须寻找“转型”的突破口。正

当一筹莫展之时,我赴上海参加了一个培训,在听了邱学华教授的讲座后,豁然开朗 :这不就是我们需要的东西吗?2014 7 月,我们请邱老师来扎旗讲学,他不仅专门做了“尝试教育理论”的学术报告,为了让通辽地区的老师们深入体会“先练后讲、先学后教、先试后导、先行后知”的教学理念,他亲自“披挂上阵”教了一节语文课。通过理论培训与实践观摩,“学生能尝试、尝试能成功、成功能创新”这一理论核

心深深震撼了与会的教师们。 “五步六结构”的操作模式, “一个观点、两抓、三看、四个当堂、五个一定要”的操作策略,都使老师们如获至宝。十所实验学校很快就找准了方向,“课改”真的动了起来。

扎鲁特旗教研室副主任周雪扬——经过短短的近两年的探索,老师们利用“尝试教学法”上课后的益处,逐渐凸显出来了。经常能听到校长、教师的反馈 “我们施行了学案导学,感觉很好。有一个实验班的男孩子变化特别大,在一次测验中竟然考了 90 多分,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分了学习小组后,真是有变化,以前不爱说的孩子现在也爱表达了,过去不爱动的孩子,现在明显地参与了进来……”巨日合中心校的副校长田秀华激动地在电话里向我描述……

“小周,你有时间能不能来我们实验小学一趟,我想让你们听听我们几个实验教师的课……”去实验小学开家长会时,张福林校长热情地邀请……

“我们在“尝试教学研究”方面有些新的想法,你帮我们看看行不行……”在楼道中偶遇来局里开会的鲁北三校刘天源校长,他迫切地邀请……总体上讲,实施“尝试教育”之后,虽然时间短,但见到了一些明显变化 一是全旗汉授初中、小学的课堂教学发生了显著变化,课堂学习变得不再沉闷、呆滞。新课程所提倡的“自主、合作、探究”式的学习方式一定程度上得到落实,“课堂教学转型”有希望落地了。

二是学生的成长有目共睹。“先学后教”、“先练后讲”“合作交流”——这些有力的教学策略和步骤,提升了学生自学的能力,合作的意识,更重要的是极大地提升了学生学习的热情。在转型的课堂上,学生在学习知识的过程中有了主动权、话语权。学生质疑问难的精神、审辩式的思维习惯也在课堂上初现端倪。

三是一批具备示范、引领作用的教师脱颖而出,极大的促进了教师们(尤其是青年教师)的专业发展,使得一批青年教师,将先进的教学理论与实践有机结合,为其今后的专业发展,奠定了初步的基础。

QQ截图20160810105616.png


■石皇冠 :因“尝试”而链接的忘年交“学生从一年级起,在一个字还不识的情况下就开始学阅读,行不?” “不教汉语拼音,学生也能学会普通话,行不?”“小学五年级学生能学着给《史记》、 《汉书》或《资治通鉴》中的‘白文’断句,信不?这些问题,在一些人的眼里就是古今奇谈,就是“讲故事”,但他以自己六年的教学实践证明 :学生是可以“零负担识字的”,三年就可以完成六年的“法定”识字量 ;一入学就“学阅读”也是可行的,学生六年可以阅读五六百万字,甚至更多 ;五年级的学生经过适度的训练是可以给无句界的文言文断句的……创造这个“奇迹”的就是曾在包头市土右旗一所农村学校执教的语文教师石皇冠。撰写本文时,石老师已经调往广州,做教研员去了。

他所有的大胆设想,无不渗透着邱学华老师的“尝试思想”——2000 年前后,石皇冠从一套全国特级教师的丛书中认识了邱学华老师。他冒昧地查 114 台,居然找见了邱老师。2002 年,在云南的一次年会上,他见到了久仰的真人,虔诚的态度和对现行教育的忧虑,使他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其后,在邱学华的举荐下,他到宁波一所私立学校任教。但私立学校为了生存,会把应试教育推到极致。这是他和邱老师无法忍受的。2004 年,他们师徒二人先后撤退。如今,邱老师每出版新书,都要请这个内蒙古的乡村教师校对、审读,他们成了“忘年交”。“奇迹”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呢?是谁启示了他?

他的实验,从起步就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路——他教汉语拼音,没有“a o e,I u ǖ”地教,先是看加注汉语拼音的文本,继而抽掉汉字,尝试阅读纯拼音文本,最后利用微软经典全拼(带声调)学打字和听朗读录音带。时间久了,学生居然不知不觉地学会了汉语拼音,还达到了普通话发音比较标准的水平,也学会了普通话流利朗读和交流。

从一年级起,在学生一个汉字不识的情况下,他就尝试开展“学阅读”训练,做法是从“听”入手,由“听觉语言”渐进到“视觉语言”。为了减轻负担写会汉字,他设计了“尝试学字法”。以学习汉字构字规则为中心,写会一个字,可以迅速写会六七个。石老师说 :十几年前,我开始系统学习尝试教学理论创立者邱学华老师的专著,并在教学中试着落实邱老师的教学原则,这些原则落实在文言文的教学中就成为 :学生先尝试独立断句,后展示学习结果,老师只针对性地纠错、反问、启发、归纳……春秋,孔子率弟子周游列国,弟子三千,贤人七十二 ;今邱学华三十年如一日,创立、完善、传播、推广植根于本土的“尝试教育”,同行者数以十万计,其教育理论和实践模式,惠及无以计数的学生,包括内蒙古从西到东无数的学校、无数的教师和学生。其参与人数之多,影响之广泛,持续时间之长,无人出其右。

年会期间,邱老师以 82 岁高龄奔走于台上台下,应接于天南地北的教师,有两天都是半夜 12 点之后才能休息,其情其景,感人至深。邱老师对教育的情怀,对多少基层教师的慈爱和教诲,正如朱永新在给 《尝

试之路》一书写的序言标题那样——《情怀造就高度》。

情怀造就高度,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