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重磅报告:重新认识知识、学习和教育 --- 邱学华尝试教学在线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重磅报告:重新认识知识、学习和教育

当前位置 : 首页 > 教育争鸣园地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重磅报告:重新认识知识、学习和教育

* 来源 : 尝试教学在线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7-09-22 * 浏览 : 237

文丨胡乐乐

《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转变?》(Rethinking Education: Towards a global common good?),这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前不久公开出版的一份新的研究报告。

这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立70年以来,继1972年出版了研究报告《学为生存:教育世界的今天和明天》(Learning to Be: The world of education today and tomorrow,简称《富尔报告》[Faure Report])和1996年出版了研究报告《教育:内在的财富》(Learning: The treasure within,简称《德洛尔报告》[Delors Report])之后,又一份非常重要的报告。

我国著名权威教育学者、中国教育学会前会长、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顾明远先生第一时间发表评论称:这份报告必定像前两份报告那样对世界教育的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21世纪需要什么样的教育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Irina Bokova)在这一报告的《序言》中开门见山地写道——

“我们在21世纪需要怎样的教育?在当前社会变革的背景下,教育的宗旨是什么?应如何组织学习?本出版物的思想便是由这些问题有感而发。”她继而写道:“我确信,我们今天需要对教育再次做出高瞻远瞩的思考。”

博科娃指出:“世界在变化,教育也必须变化。社会无处不在经历着深刻变革,这种形势呼吁新的教育形式,培养当今及今后社会和经济所需要的能力。这意味着超越识字和算术,以学习环境和新的学习方法为重点,以促进正义、社会公平和全球团结。教育必须教导人们学会如何在承受压力的地球上生活;教育必须重视文化素养,立足于尊重和尊严平等,有助于将可持续发展的社会、经济和环境方面结为一体。”她说这是人文主义教育观,是我们全人类的根本共同利益。

博科娃认为“再没有比教育更加强大的变革力量”。她进而强调“教育促进人权和尊严,消除贫穷,强化可持续性,为所有人建设更美好的未来”;“教育以权利平等和社会正义、尊重文化多样性、国际团结和分担责任为基础。”博科娃最后写道:“所以,我们必须高瞻远瞩,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重新审视教育。”这种重新审视的结果就是我们21世纪的教育应该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转变。

从报告当中重新认识知识、学习与教育

全文总共84页的《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转变?》研究报告总共由五大部分正文组成——《导言》、“第一章可持续发展:核心关切”、“第二章:重申人文主义方法”、“第三章:复杂世界中的教育决策”、“第四章:教育是一项共同利益吗?”

《导言》呼吁对话。“本文件有助于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重新规划教育愿景,并借助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作为全球社会变革观测站的主要任务,目的是激发关于变化世界中的教育问题的公共政策辩论……本文件希望做到满怀憧憬,鼓舞人心,与新的时代以及世界各地涉足教育事业的所有人开展对话。”

《导言》还界定了何谓知识、学习和教育,也就是对知识、学习和教育重新下了定义。

知识在有关学习的任何讨论中都是核心议题,可以理解为个人和社会解读经验的方法。因此,可以将知识广泛地理解为通过学习获得的信息、认识、技能、价值观和态度。知识本身与创造及复制知识的文化、社会、环境和体制背景密不可分。”

学习可以理解为获得这种知识的过程。学习既是过程,也是这个过程的结果;既是手段,也是目的;既是个人行为,也是集体努力。学习是由环境决定的多方面的现实存在。获取何种知识以及为什么,在何时、何地、如何使用这些知识,是个人成长和社会发展的基本问题。”

教育可以理解为有计划、有意识、有目的和有组织的学习。正规教育和非正规教育机会意味着一定程度的制度化。但是,许多学习即便是有意识和有计划的,其制度化程度要低得多(如果能够形成制度的话)。这种非正式教育不像正规教育或非正规教育那样有组织、有系统,可能包括发生在工作场所(例如实习)、地方社区和日常生活中的学习活动,以自我指导、家庭指导或社会指导为基础。”

报告第一部分的主旨是对于可持续的人的发展和社会发展的关切,概述了当今全球社会变革进程中的某些趋势、张力和矛盾,以及这一过程呈现出的新的知识前景。与此同时,这部分强调需要探索实现人类福祉的其他办法,包括承认世界观和知识体系的多样性,以及需要支持多样化的世界观和知识体系。

第二部分重申人文主义方法,强调必须在最新的伦理和道德基础上制定综合性教育方法,呼吁包容的、不会简单地重演不平等的教育过程。在不断变化的全球教育格局中,教师和其他教育工作者的作用对于培养批判性思维和独立判断的能力、摆脱盲从至关重要。

接下来的第三部分讨论复杂世界中的教育决策问题,包括众多挑战:认识和应对正规教育与就业之间的差距;在跨越边界、职业和学习空间的流动性日益增强的世界里,承认和认证学习;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中反思公民素质教育。最后,联系可能出现的全球治理形式,分析了国家教育决策的复杂性。

最后一部分——第四部分探讨了有必要根据当前形势重新思考教育治理的基本原则,特别是受教育的权利和以教育为公益的原则。建议教育政策更多地关注知识以及创造、获取、获得、认证和使用知识的方式。还建议应根据当前形势,重新思考组织教育的基本规范原则,特别是以教育为公益的原则。建议将教育和知识视为全球共同利益,这或许会为协调学习的目的和组织方式提供一种实用的方法,作为不断变化世界中的社会集体努力。末尾最后的部分总结了主要观点,并为开展深入讨论提出了一些问题。

报告认为,学校教育不会消失。报告指出:“现在有些人认为,由于电子学习、移动学习和其他数字技术提供了大量学习机会,学校教育模式在数字时代是没有前途的。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不妨重温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关于‘去学校化’(deschooling)的辩论,特别是保罗·古德曼(Paul Goodman)和伊万·伊里奇(Ivan Illich)的著作。学校教育目前的产业模式的确是为了满足一个多世纪前的生产需求而设计出来的,学习模式在过去二十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知识来源改变了,我们与知识之间的交流互动方式也改变了。正规教育系统变化缓慢,目前的状态与其过去二百多年间的情况依然非常相似,这也是事实。但学校教育的重要性并没削弱。学校教育是制度化学习和在家庭之外实现社会化的第一步,是社会学习(学会做人和学会共存)的重要组成部分。学习不应只是个人的事情。作为一种社会经验,需要与他人共同学习,以及通过与同伴和老师进行讨论及辩论的方式来学习。”报告进而认为,虽然传统高校模式面临“移动学习”和“大规模开放式在线课程”(MOOC,“慕课”)等的挑战,但它们并不会消亡实体高校教育。

报告也认为,即便技术再怎么发展,教师这个光荣、伟大、崇高的社会职业并不会消失。报告指出:“信息量和知识量激增,要求个人和集体采取定性方法来处理信息和知识的传输、传播和获取。考虑到信息和通信技术的潜力,教师现在应成为向导,引导学习者(从幼儿时期开始,贯穿整个学习轨迹)通过不断扩大知识库来实现发展和进步。在这种情况下,某些人起初预测,教师职业注定会逐步消亡。这些人称,新的数字技术将逐步取代教师,实现更广泛的知识传播,提高可获得性,最重要的是在教育机会急速扩张的同时节约资金和资源。但我们必须认识到,这种预测已不再令人信服:所有国家必须仍将有效的教学职业视为本国教育政策的优先事项。

精彩观点

西班牙大提琴家和指挥家帕布罗·卡萨尔斯(Pablo Casals)说:“我们应将全人类视为一棵树,而我们自己就是一片树叶。离开这棵树,离开他人,我们无法生存。”

由此引出,报告强调了可持续发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和可持续发展教育(Sustainable Development Education,SDE)对我们人类共同利益的重要性。它指出:“在重新审视教育目的时,对于可持续的人类发展和社会发展的密切关注,主导着我们的思绪。可持续性可以理解为,个人和社会在当地及全球层面采取负责任的行为,争取实现人人共享的更美好的未来,让社会正义和环境管理指导社会经济发展。当今世界相互联系,相互依存,各种变化使得复杂性、紧张不安和矛盾冲突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并由此产生了不容忽视的新的知识前景。这种变化模式要求人们努力探索促进人类进步和保障人类福祉的各种途径。

南非社会权利活动家、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德斯蒙德·图图(Desmond Tutu)说:“我的人性与你紧密相联,我们站在一起,始成人类。”

由此引出,报告说“可以这样认为,维护和增强个人在其他人和自然面前的尊严、能力和福祉,应是二十一世纪教育的根本宗旨”,并且指出“这种愿望可以称为人文主义”。报告认为应将人文主义价值观作为教育的基础和目的。报告还强调“我们需要采取整体的教育和学习方法,克服认知、情感和伦理等方面的传统二元论。各界日益认识到,消除认知和其他学习形式之间的矛盾对立,对于教育至关重要,就连侧重于衡量学校教育学习成绩的人也不例外。”报告也提到,“最近有人提出了更加全面的评估框架,超越传统学习领域,包括社交和情感学习或文化和艺术。”

链接

《富尔报告》发表在1972年,是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的背景下提出来的,充满了科学主义和经济主义的精神。该报告认为:20世纪科学技术的发展改变了世界,科学技术革命把人类带入了学习化社会。人们只有不断学习才能适应科学技术革命所带来的生产和社会的变革。而“教育是随着经济的进展而进展的,从而也是随着生产技术的演进而演进的”。因而科学技术革命使得知识与训练,也就是教育有了全新的意义。报告提出了“终身教育”的概念,并特别强调“学习化社会”和“终身教育”两个基本观念。这两个观念影响了世界教育的发展。

《德洛尔报告》发表在1996年,是在世界经济经过七八十年高速发展的黄金时代逐步走向衰退的时候,也是在世纪之交的时候。人们期望21世纪经济能有更好的发展、社会矛盾能有所缓解、环境得到有效的改善。报告充满了乐观主义和理想主义的色彩,并对教育充满了希望。在教育上提出“四大支柱”,即学会认知、学会做事、学会合作、学会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