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大学校长读白字

当前位置 : 首页 > 邱学华新作

有感于大学校长读白字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7-08-29 * 浏览 : 168

 

邱学华


      从一则故事讲起。

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来到厦门,接受厦门大学授予名誉法学博士学位。兴高采烈的连战发表即兴演讲,演讲结束后,厦门大学朱校长请连战先生题词,连战先生高兴地当即挥笔题写了:

泱泱大学止至善,魏巍黉宫立东南。

写成后,朱校长当场宣读,可是这位学法律出身的大学校长竞念了白字,把“黉宫立东南”错念成“黄宫立东南”,台下还一片掌声、赞叹声。

“黉宫”是古代对学校的称呼,古有“身入黉门,天子门生”的说法。“黉”古音与“宏”同音,普通话读音与“红”同音。现在“黉”字已很少见了,可能这位朱校长并不认识此字,反正“秀才不识字,可以读半旁”,因为“黉”字下面是“黄”字,就读成“黄门”了,闹出了笑话,堂堂大学校长读白字,真是斯文扫地。

这里再讲二则大学校长斯文扫地的故事:

几年前,台湾宋楚瑜先生应邀到清华大学演讲。在互赠礼品环节中,当时清华大学顾校长向宋楚瑜赠送的是一幅小篆书法作品,书写的内容是清朝外交家黄遵宪的诗《赠粱任父同年》:

寸寸河山寸寸金,瓠离分裂力谁任?

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

这是黄遵宪赠梁启超的一首名诗,表达诗人对大清王朝不断割地赔款的愤怒,对祖国山河的热爱,他相信中华民族有精卫填海的决心,一定会收复国土。诗中第二句首字“瓠”读作hù,长江中下游一带称“瓠子”,是一种草本植物,夏天开百花,果实长圆形,成熟后剖开做瓢用。“瓠离”就是把瓠剖开,跟瓜豆分离的意思差不多。

顾校长在赠送仪式上,大声宣读这首诗,一字一顿,磕磕巴巴,念到“瓠离分裂力谁任”,被“瓠”字卡住了,后经人提醒才念下去,引得学生们哄堂大笑,场面相当尴尬。

不仅如此,在主持过程中,顾校长还结结巴巴,几次中断修正,把宋楚瑜赠送礼物说成是捐赠礼物,现场一片嘘声,真是洋相出尽。

再讲一则故事,讲的人民大学纪校长在欢迎台湾郁慕明先生的致词中说:“七月流火,但充满热情的岂止是天气”,纪校长说这句话的本意大概是,七月骄阳似火,空气中仿佛流动着火焰一样,但是充满热情的岂止是天气呢,本意想突出人们欢迎郁慕明先生的热情,像七月流火一样。其实纪校长把“七月流火”的意思搞错了,而且意思恰恰相反。

“七月流火”这句诗出自《诗经》。其中“火”,不是骄阳似火的火,而是代表星星,这颗名叫“火”的星星,并不是火星,现名是天蝎座阿耳法星。古时历法尚未完善,指导农事活动要靠观星,每年夏末(七月)观看这颗名叫“火”的星星逐渐向西移动(流),表示秋天即将来临,天气逐渐会转凉了。所以“七月流火”的原意是“七月天气逐渐要转凉了”,决非骄阳似火。现在有些人望文生义,闹出笑话了。

如果是普通老百姓,因不知“七月流火”这句诗的来历,望文生义误用了,是可以原谅的。而堂堂人民大学校长,中国第一国学院院长,又是一级教授,闹出这样的笑话是不可原谅的。

上面讲了三位校长斯文扫地的故事,引出许多感慨,也从一个侧面折射出中国教育的问题。

大学校长,特别是名牌大学校长,应该是德才兼备、学识渊博、教育理念先进的教育家和学问家,他代表一个时代教育的象征。比如二、三十年代北京大学的蔡元培、蒋梦麟,清华大学的梅贻琦,南开大学的张伯苓,浙江大学的竺可桢,抗战时期西南联大的梅贻琦等,都是教育界的一面旗帜,受人尊敬,在中国教育史上留下精彩的一页。

中国要办世界一流的大学,首先要挑选好校长,校长是一所大学的灵魂,没有一流的校长,那来一流的大学。千万不能让没有真才实学、而善于钻营拍马投机取巧的人去当大学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