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尝试当小学教师 --- 邱学华尝试教学在线

一、尝试当小学教师

当前位置 : 首页 > 从教60专辑

一、尝试当小学教师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4-12-26 * 浏览 : 75
一、尝试当小学教师
作者:邱学华    邱学华主页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628    更新时间:2005-6-25    邱学华主页属性:      ★★★★★

一、     尝试当小学教师
16岁当农村小学教师,对算术教学产生浓厚兴趣,五年的小学教师生涯,奠定了教学实践的基础
1951年,我刚满16岁,就在江苏省武进县一所农村小学开始我的教学生涯。这是我尝试人生的起点,所以必须从当小学代课教师谈起。我怎么会当小学教师,也是取决一次偶然的机会。
1950年,我考取了省立常州中学高中部。常州中学是江苏省一所很有名的中学,将来考大学是没有问题的。当时我曾梦想当工程师、科学家。
1951年家庭发生了变化,经济困难,我不能再继续读书。为了尽快找到工作,缀学后我进了会计训练班,准备通过几个月的速成,随便到哪家店铺或是工厂去寻个会计活,也好早早挑起家庭生活的担子。
这一年盛夏的一个晚上,我正“劈里啪啦”地在家汗流浃背练习打算盘,姐姐的一位好朋友找到我家来玩。她那时已在武进县郑陆桥的塾村中心小学当老师,让我觉得很有点了不起,手里打着算盘耳朵却在偷听她和姐姐的交谈。当我听说她所在学校缺教师,想介绍姐姐去代课,姐姐因胆怯不敢前去应聘时,我眼前一亮壮大胆子插上去对她道:“那,姐姐,能不能让我去试一试?”就这样,第二天我就带上简单的行李跟她下乡,尝试着去当我一直十分敬仰的教师了。在人生的道路上,一个偶然的机会往往能改变人的一生。想来,要是没有姐姐那位好朋友偶然中为我提供的这个机会,我现在肯定不可能成为桃李满天下的教师,说不定当了一辈子的会计师了。
从常州轮船码头坐了一下午轮船到达郑陆桥,又再步行将近一小时路程来到塾村中心小学时,太阳已经落山了。学校是利用旧祠堂改建而成的。里面到处黑咕隆咚的,只有办公室亮着煤油灯。教室的角落里还停放着一口空棺材,看上去怪吓人的。放下行李,立即跟着走进办公室去见校长。校长听说我才16岁,满脸稚气嘴上没毛,板起个脸显得很不高兴。碍于姐姐那位好朋友的情面,同时也因急缺老师,便答应让我先代课试试再说。校长安排我去上五年级的算术课,同时兼教体育、图画课。  
当天晚上,在昏暗的煤油灯下,面前摊一本教科书、一沓稿纸,开始了生平第一次备课。想想明天就要走上讲台,心里抑制不住兴奋之情。手摇一柄芭蕉扇,不为纳凉,只为并不济事地赶一赶“嗡嗡嗡”往我身上乱咬的蚊子。说也奇怪,当时我并不慌张。我想了一夜,想到小孩子喜欢听故事,就从讲故事开始吧。
当我踏着上课铃声走进教室,随着学生班长的一声“立正”,只见齐刷刷站起来几十个和我个头差不多高的学生,有的甚至还比我高半个头,心里吓了一大跳。他们都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看着与他们同龄的老师。这时,有的学生开始交头接耳,有的学生开始骚动起来。当时我非常镇定,先介绍了自己,然后笑着对大家说:今天是我第一次站到讲台上给同学们上课,作为见面礼,讲几个故事给大家听。教室里一下就安静起来,学生们开始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我。随着故事的跌宕起伏,不时还传出同学们的笑声。校长对我上课并不放心,特地从教室门口走过,但看到学生都安静地在听我讲“课”,满意地笑了。
在中学里我当班干部的经历帮了大忙,帮我渡过没有备课也无法备课的第一课的难关。转眼间50多年过去了,生平第一课的情景至今仍记忆犹新。回想起来还真有意思,我竟把算术课上成故事课。现在从教育理论的观点来分析,是先同学生建立起感情,使学生产生良好的第一印象。可当时根本不会想到这些,只是逼上梁山的“绝招”而已。
这一招可真灵,他们很快就喜欢上我的课了。从同学们的眼光中,我不但看到敬佩,甚至还能读出一点崇拜来:上算术课,我没有一点“师道尊严”的架势,同学们有问题只管问,我对他们也比较尊重;上图画课,结合画画讲一些古代书画家的故事,让他们感到我肚皮里全是学问,又画得一手山水花鸟;上体育课,带他们打篮球做游戏,到学校附近爬山做游戏,组织他们开展各种比赛。校长常对别的老师说:“别看小邱同志年龄不大,拿学生倒蛮有办法的。”这样,我就在塾村正式留下当上一名教师了。
我没有进过师范学校,只能通过模仿尝试着怎么样去当好一名教师。那时还不时兴上示范课,也没人对我进行专门辅导,但我听过父辈讲过他们怎么“偷来拳头学本事”的经历,于是,没课的时候我常常会一个人偷偷站在教室外面听老教师上课,学习他们的一招一式。那些老教师也并不保守,只要有问题请教,他们也总是耐心给以指导。当上小学教师后,自己赚到了一点津贴,趁难得回常州老家的机会,最大的快乐就是能在新华书店寻找到对我有用的各种参考书,晚上在煤油灯下如饥似渴地学习。
不知什么缘故,本来对我将信将疑的校长后来竟特别喜欢我,第二年我就被他提拔为教导主任。这时,我才刚满17 岁,在教师中年龄最小,如何能领导得了全校的教师呢?在老校长的鼓励下,我还是挑起了他交给我的这副担子。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就是嘴巴甜一点,手脚勤快点,扫地烧水的活样样抢着干。当上教导主任后,学校排课时,我总是先让别的老师挑课,剩下的课全由我大包大揽,因此小学各个年级的各门功课我都上过。大都是一边学,一边教。最难的是教音乐课,要弹风琴,光看书不行,星期天就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学校里,从早到晚练习弹风琴。我也从此喜欢上了音乐,无师自通地拉二胡吹笛子。人生没有哪段路是白走的,只要你用心去走,只要你大胆去尝试,没有走不通的、没有学不会的。虽说从小吃过不少苦,但现在想想我的吃苦耐劳精神就是在塾村养成的。
那时,虽说当上正式教师,每月却没有工资拿,由国家发一点津贴。学生交学费没有现金,大都到年底用粮食、猪肉代替,过年时教师就每人分点带回家。学校没有食堂,我们这些当教师的一日三餐在学生家中轮流吃饭,当地农村里叫吃“供饭”,每学期低年级学生供一天、中年级学生供两天、高年级学生供三天以抵作学费。这样,我们天天接触农民群众,到农民家里做客。江南农村有尊师重教的风气,对教师很尊重,遇到供饭那天,总要设法弄点好菜招待教师。
我渐渐地喜欢学校,喜欢农村了。虽说郑陆桥离常州只有几十里路,一年到头我难得回家,就连寒暑假也在塾村吃百家饭。过年了,乡亲们经常排演当地的锡剧,我不会唱,就帮他们画布景,搭布景有时乐队缺人,我就帮腔敲敲锣鼓拉拉琴,塾村小学五年,使我真切地了解了社会,对农村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不但许多学生将我这位小先生当成他们的知心朋友,而且还有许多农民成为我的忘年交。这段经历,对我一生产生了重大影响,后来当我成为大学教师,我还是喜欢和小学生在一起,有事没事还是喜欢往农村跑,和农民交朋友。这种农村情结,这种草根情结,或许也是我的成功之道吧!
我上算术课的时候,遇到一个十分头痛的问题,不管我怎么想办法教,怎么告诫学生不要粗心,学生还是经常算错。怎么办?我买到一本苏联普乔柯《小学算术教学法》,真是欣喜若狂。普乔柯认为,口算教学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加强口算练习可减少学生计算错误。他还在书中介绍了一种口算练习条,练习时挂在黑板上,各条的位置可以调换,可以组成很多口算题目,省去教师书写小黑板或做口算卡片的麻烦。从此,我有意识加强了对学生的口算训练,并依样画葫芦在课堂上使用起普乔柯介绍的这种口算练习条,没想到真的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就连班里再粗心的学生通过这样的训练也不大会算错了。一学期后,我又发现使用不方便,口算条挂在黑板上,学生看不清,又因学生一会抬头看题,一会埋头做题,影响计算速度,也影响他们集中注意力。能不能将它改成一张表格,给每个学生发一张,让他们照着表练习口算呢?口算表的构思一旦形成,我是吃饭也想,走路也想,睡觉也想,真的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这样很快设计出第一张口算表,边使用,边修改。嗣后,我还按照各年级的不同需要,设计各种不同的口算表。从此,塾村小学的数学成绩得到大幅提高,我的名气也在全县慢慢传开,还由此受到武进县文教局的表扬。我的第一篇处女作《一张可以组成近万道题的口算表》就是在这时写成的。“口算表”可算是我的第一个发明。
我当过班主任、少先队辅导员。回想起来,当时工作特别认真,各项工作都有工作笔记,有班主任工作笔记,辅导员工作笔记,直到现在还保存着。在班主任工作笔记中,有问题儿童的档案记载,详细写着他的家庭情况,有什么特点,造成问题儿童的原因,采用哪些解决办法等等。在少先队辅导员工作笔记中,有历年的工作计划,主题活动计划,工作总结等。我搞了不少有趣的主题活动。印象深刻的有两次,一次叫“登山夺红旗活动”,全班分成两队登山,沿路要扫除地雷(预先埋在石块底下的题目,必须解答后方能前进),看哪队先登上山顶夺取红旗;一次是放风筝比赛,各小队预先自己制作风筝,比赛时根据制作风筝的水平,放的高低而评分。孩子在活动中个个欢蹦跳跃,兴奋不已。当时我就深切的体会到,教育孩子靠说教收效不大,通过他们喜爱的活动,让他们自己教育自己。由于少先队工作出色,我被评为武进县优秀辅导员。
建国初期,很多教师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为了提高大家的业务水平,各辅导区办起星期学校,利用星期日半天时间把教师集中起来学习,采用兵教兵的办法,能者为师,我还担任辅导教师给大家讲课,讲算术教学,讲少先队工作。那时虽然没有聘请专家讲课,但大家学得非常认真,星期学校办得红红火火。
1954年,我加入共青团的愿望实现了。“因家庭出身不好”我的入团申请曾几次讨论都不能通过。后来是焦溪区政府文教助理员戴祖琪主动当我的入团介绍人。我成为一名光荣的共青团员,给了我极大的鼓舞,从此我坚定了这样的信念:尽管我的人生道路没有别人平坦,但只要我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一定会达到目的的。
1955年,老校长调离了。县文教局任命我当塾村中心小学校长。那时学校已扩大到7个班,有10位教师,还要管理4个村校。我仍坚持上两个班级的算术,还有历史、地理、音乐、美术课。
五年的农村小学教师生涯,对我来说太重要了,它是我尝试人生的起点,它确立了我一生的追求,它使我同小学结下了不解之缘,它奠定了我搞教育理论研究的实践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