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尝试当大学生

当前位置 : 首页 > 从教60专辑

二、 尝试当大学生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4-12-26 * 浏览 : 33
二、 尝试当大学生 
进华东师大教育系深造,遍读教育理论著作,打下了较为扎实的理论基础,教育科研工作开始起步,
20岁就当上了中心小学校长,是全县最年轻的中心小学校长,许多人羡慕不已,真是春风得意。可是我却开始酝酿新的目标。在小学踢打滚爬几年,使我深深爱上小学教育。当时热情很高,可是许多问题想不明白,也解决不了。为什么教师辛辛苦苦,学生的成绩还提不高?为什么千叮万嘱,学生还会算错?为什么差生问题始终解决不了?……深深感到自己文化水平和理论水平太低,当时正好允许在职干部考大学,为了研究小学教育,我决定考大学深造。
可是,我仅读过高一,考大学谈何容易。仔细算来,中小学12年,我只读了6年半。我要读小学的时候正是在日本沦陷区上海,家里穷,没有钱进学校,只能断断续续进了义务夜校识字,抗日胜利后,我们全家回到家乡常州,那时我才正式背起书包进了学校,不知道读几年级,只能按年龄算读四年级。这样小学只读了3年,初中3年,高中读半年,加起来才6年半。
我下定决心去试一试,不试怎么知道我不行。那时没有什么进修补习的机会,只能靠自学。设法借来全套高中课本,白天忙于校长工作,晚上备课批完作业后,开始自学高中课本,在煤油灯下苦读到深夜,那时冬天特别冷,把脚趾都冻坏了。我报考大学的目标很明确,为了研究小学教育,在师范大学里惟有教育系是研究小学教育的,当时报考大学可以填三个志愿,这三个志愿我都填上“教育系”,考不取还是回来当小学教师。
记得,那天我在学校里等录取通知书,孩子们也跑到学校里焦急而担心地等待。我希望录取,可孩子们不要我录取。当我拿到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系的录取通知书时,所有在场的学生都“哇”地一声哭了,他们不愿意我离开。临走那天,孩子们成群结队到轮船码头为我送行。此情此景,我永生难忘。孩子们喜欢我,我也热爱他们。我暗下决心,进大学后要努力学习,将来更好地为他们工作!
考进华东师大教育系深造是我一生的转折点,使我走上了教育理论研究的道路。开学了!我拎着旧纸箱和铺盖走进华东师范大学,立即被眼前景色惊呆了:雄伟的教学楼群,美丽的草坪、高大的树木,环绕着静静流淌的丽娃河……我,连高中都没读完的农村小学教师,居然能走进大学殿堂,非但不要交一分钱,而且每月还有工资津贴,对党和人民的感激之情,油然而生。开学后第一学期,我就向党支部递交了生平第一份入党申请书。
一个农村小学教师能够进大学读书,我深知学习来之不易,更如饥似渴地拼命学习,好像一头饿牛闯进了牧场,每天早早起来晨读,中午从不午睡,总是一吃完午饭就到教室去啃书,晚上则泡在图书馆里;星期天常常从早到晚躲进图书馆一个人静悄悄看书,中午有时就啃个馒头充饥。图书馆管理员被我感动了,让我享受到教师那样的优惠,每次可借10本书带回宿舍去。这段时间,我读遍图书馆里所有小学教育方面的藏书,读了许多世界教育名著,例如夸美纽斯的《大教学论》、卢梭的《爱弥儿》、柏拉图的《理想国》、杜威的《民主主义与教育》、赫尔巴特的《普通教育学》;同时系统学习中国教育史,读了《论语》、《孟子》、《师说》、《九章算术》等名著。我特别喜欢读毛泽东的《实践论》、《矛盾论》,这两本书奠定了我的哲学基础,使我受益匪浅,并对我一生产生了重大影响。
华东师大教育系有许多知名教授,如刘佛年、张耀翔、沈百英、邵瑞珍、赵祥麟、胡寄南等,他们严谨的治学态度和深入浅出的讲课风格都对我产生深远的影响。张耀翔教授是普通心理学的前辈,是教育系主任。他讲课既严谨认真又幽默风趣,把人们认为神秘莫测的心理学讲得通俗易懂,兴趣盎然,是他使我对心理学产生了浓厚兴趣,从而为后来搞小学数学教学心理学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他平易近人,对学生没有一点架子,对讲课一丝不苟,上完课总亲自把黑板擦得干干净净才离开教室。沈百英教授所教算术教学法,是我最有兴趣的一门学科,也是我一进大学就确定的主攻方向。沈老师是一位没有上过大学的大学教授,这在大学里是很少见的,让我感到特别钦佩同时也特别亲切。他早先也曾当过小学教师,后来长期在商务印书馆编写小学课本,解放前全国许多套小学语文、算术课本他都曾参与编写,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和编写教科书的经验。他讲课时密切联系小学实际,还总能引得同学们哄堂大笑。我是他这门学科的科代表,因而他对我也特别关心。毕业后,我当他的助教,他是我的指导老师,我受沈老师的影响很深,直到现在我讲课的风格还很像他。
由于在农村小学五年的教师生涯,使我对算术教学产生浓厚的兴趣,因此进大学后很早就确立了主攻的专业方向:小学算术教学法。师大图书馆有关算术教学方面的藏书我都读遍了。我还参加学生科研小组,利用课余时间,系统整理口算表,研究设计算术教具。有幸的是在我学生时代教育科研已经开始起步了。1958年全国开始“大跃进”,同时一场教育大革命也在全国范围兴起。在“破除迷信,解放思想”精神的鼓舞下,我向教育系领导提出一个大胆请求:教育系一直还没有“小学算术教学法”课的教材,能否让学生自己编写一本《小学算术教学法讲义》。教育系领导接受了我的建议,挑选10多位同学成立了编写组,现在全国知名的课程论专家钟启泉先生就曾是编写组的骨干。学校里都知道我有算术教学法的专长,又是发起人,就推举我当组长。同学们大都没有当过小学教师,没有教学经验,许多任务都义不容辞地落在我的肩上。在沈百英教授指导下,我很快拟定编写提纲,分配编写任务,为大家搜集参考资料,到小学调查研究;我包揽了其中许多章节的编写工作,各人写出初稿后,最后由我对全书进行统稿。就这样,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里,一本30多万字的《小学算术教学法讲义》就排版付印了。
这本大学用书,作为“大跃进”的成果不免显得粗糙,但它内容丰富,同时也切合教学实际,特别是摆脱了苏联小学算术教学法的体系,探索切合中国学校实际的教学法体系。这本书受到学校和社会上的高度重视,上海许多教研部门和小学都纷纷到华东师大索要这本书,一时成为“抢手货”,我也成了新闻人物。时任教务长的刘佛年教授大力赞扬了这件事,并不断关注我的成长。当时,我们都是大学三年级的学生,居然能编出大学用书,不能不说是个奇迹。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写书并且取得成功,还承担了其中的主要工作,对我后来不断著书立说起到了类似兴奋剂的作用。从此我更坚信:只要大胆尝试,一定能够成功。
随着教育大革命的深入,同学们不能安静地坐在教室里上课了,纷纷走出校门,有的到工厂劳动,有的去农村办学,有的搞社会调查。华东师大党委决定挑选一部分教育系师生到附小进行教学改革。我当过小学校长,又擅长算术教学法,因而被挑选上了。我们教改小组到附小同教师们一起上课,按照“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必须同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方针实施教学改革。教改小组发挥我的优势,要求我带领全体算术教师进行算术教学改革。一方面进行教学内容的改革,自编教材使之更好地同政治思想和生产劳动相结合;一方面改革课堂教学,充分体现以练习为主,做到精讲多练,并且大胆尝试,先让学生练习,教师再讲解。这实际上已是尝试教学的萌芽。华东师大附小的算术教学改革经验受到重视,为此推派了算术教师代表参加了全国文教群英会。
华东师大接受了编写中小学数学革新教材的任务,又把我抽调去编写小学数学教材,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小学算术教材编写工作,使我学到许多东西,这为我以后进行小学数学教材研究打下了厚实的基础。
华东师大四年的学习生活,为我打下较为扎实的理论基础;小学数学教学改革的实践,使我在大学生阶段没有脱离小学数学教学,这是十分有幸的;当时重视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理论同实践相结合,要求知识分子在与广大的工人农民打成一片的过程中加强世界观改造,这对自己今后的成长和发展都产生了重要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