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尝试当师范学校校长

当前位置 : 首页 > 从教60专辑

五、尝试当师范学校校长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4-12-26 * 浏览 : 32
五、尝试当师范学校校长
“文革”结束,回到家乡常州,任师范学校校长,探索师范学校办学模式,全面开展小学数学教学研究,正式启动尝试教学实验研究。 
文革结束,拨乱反正。迎来了教育事业的春天。许多单位都要调我去工作,有中央教科所、江苏省教研室、江苏省教材编写组、南京师范大学以及我的母校华东师范大学。
特别是我的导师华东师大刘佛年校长亲自派人到溧阳,要我回师大。时任华东师大教科所所长的江铭先生受刘校长之托,到溧阳农村找到我,要我返回师大到教科所工作。当时我听了激动不已,热泪盈眶,相隔九年了,刘校长还记得我。我婉言回绝了其他单位,决定回母校工作。但调动工作进行了近一年,最后因不能解决户口指标而告终,令人遗憾。虽然不能回母校,但刘校长的知遇之恩,我是永生难忘的。
后来,常州市教育局派人来联系。1979年,我们全家回到了家乡——常州,为自己家乡的教育事业工作。
我被分配到常州市教师进修学院(后划归常州师范学校),主要搞小学数学教师培训。文革中,教育事业受到破坏,教学研究几乎停顿。文革后,百废待兴,我觉得应该首先抓骨干教师培训,然后再由他们带动大家。这个想法得到领导的支持,1980年办起了第一期“小学数学教学研究班”,在当时可能是全国第一个。
研究班招收小学数学教研员和骨干教师,每周上两个半天课,为期一年。开设的课程有:《小学数学教学研究》、《教育心理学》、《教学论》、《教育科研方法》、《教育统计》、《教育论文撰写》等,都由我一个人上。在常州连续办了三期,效果很好,一批批学员都在教学第一线发挥着骨干带头作用。江苏省教育厅师范教育处领导亲自到常州考察研究班,充分肯定了这种培训形式,并要求面向全省,分期分批培训全省各师范学校、进修学校的数学教学法教师、各地教研室的数学教研员以及实验小学骨干教师,脱产学习半年,由我主讲。外省许多单位闻讯也纷纷要求参加,学员除江苏外,还来自于新疆、黑龙江、广西、湖南、江西、河南、河北等地,事实上已经变成全国性的了。研究班先后办了四期,共200多人参加。他们后来大都成了各地小学数学教学研究方面的精英,所以有人戏称这是中国小学数学教学的“黄浦军校”。因此,在全国各地都有我的学生。
我以研究班为依托,在1980年正式开始尝试教学法的实验研究。下面第七部分我将专门进行介绍,这里不赘。
1980年10月发生了一件使我一生难忘的事。有一天,我在办公室备课,听见走廊上我院杨院长在接电话,好象是苏州市教育局邀请我去讲学,杨院长回答说:“实在对不起,邱老师马上要出国,要到日本考察访问,只能回国后再到苏州。”我以为杨院长为了推托故意说的笑话。他到办公室一本正经对我说:“不骗你,你真的要出国了,教育厅直接点名,通知已经到了教育局了。”我还是不相信,以为杨院长还在开玩笑。可是,不久,果真市教育局局长亲自找我谈话,正式通知我到省教育厅报到。
那时,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思绪万千。我是一个普通教师,全省教师有几十万,怎么会选上我?由于家庭出身不好。自己总觉得低人三分,入团时几次讨论都通不过,入党更没有希望,为此文革初期受到批判,为此我妻子下放农村,为此我女儿差点进不了高中。所以连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能够出国。
到教育厅报到后,才知道我是参加江苏省普通教育考察团到日本爱知县访问,全团5人,有教育厅2位领导,还有3位教师,除我以外,一位是南通师范二附小的李吉林老师,一位是南师大附中的胡佰良校长。1980年,改革开放初期,国门刚刚打开,我们非常幸运,成了第一批出国考察的教师。
我们是属于江苏省人民政府委派的代表团,日本方面接待规格较高,所到之处都有市长亲自接待,政府大楼门前高高飘起中国国旗,接待室、学校里都悬挂五星红旗,每一次看到这种场面,我心里特别激动,我代表的是中国,我身后有伟大的祖国,爱国之情油然而生。
我们在日本见到的是现代化的城市建设,学校都有现代化设备,特别是教学方法先进。相比之下,我们太落后了。我越看心里就越着急,一直问自己:“我能为国家做些什么?”
这次出国访问对我触动很大,也是我人生道路上的一个转折点,扫除了由于家庭出身不好的自卑感,找回了人的自信和尊严。有人说:“改革开放打碎了套在知识分子身上的精神枷锁”,对于这句话,我是深有体会的。真有一种感到“解放”的心情。过去认真钻研业务会说你走白专道路,著书立说会说你有成名成家的个人主义思想。现在终于可以甩开膀子大干了,想人民所想,急国家所急。很多人问我,当时为什么想到尝试教学法研究,为什么能执着坚持20多年,我想从这里可以找到答案。
1983年4月,常州师范学校老校长要退休,市教育局党委经过组织考察,广泛征求群众意见,任命我担任主持全校工作的副校长(当时没有正校长),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我从1957年开始写入党申请书,经过26年,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在入党宣誓仪式上,我立誓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身,为中国教育科学的繁荣发展努力工作,更坚定尝试教学实验研究的信念。
虽说我20岁当过中心小学的校长,但常州师范有1000多名学生,100多位教职员工,当时正在筹建新校舍,工作千头万绪。我是从一个普通教师直接当上学校第一把手的,对我来说,又是一次新的挑战,要敢于去尝试,走出一条新的师范办学模式。
工作从何着手,我的管理理念是办好学校主要靠教师,从关心教师做起。我在会上公开说:“校长多关心教师,教师多关心学生,教师无论在工作上或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我愿做大家的后勤部长。”当时我做了三项决定(教师们说是邱校长上任的三把火):
1、上午课间每位教师送一杯豆浆和一块点心,由食堂送到每个办公室。
2、50岁以上老教师实行弹性坐班制,可以迟点来,早点走,可在家里办公。
3、全校教职员工每人发100元,分期分批到北京参观学习。连食堂炊事员也组织他们在暑假去北京。
现在看来,这三项决定不算什么,可是在1983年却引起常州市教育界的轰动,传出许多风言风语,也有人到教育局打小报告。我并不害怕,因为用的是计划外办班的收入,按政策规定可以用于教师福利。我在大会上当众表态,“出了问题,我承担责任”。
教师们都是有情有义的,你能为教师承担责任,教师也能为学校承担责任。直到现在,大家都退休了,谈起当年邱校长的“三把火”,还津津乐道呢。在师范的办学方向上,我主张:“面向小学、面向实际”。
面向小学:中等师范是培养小学教师的,目标非常明确。我当过小学教师和小学校长,是有切身体会的,小学需要有热爱教育事业、知识面宽、兴趣广泛、教学能力强的教师。因而规定师范学生,一年级到小学听课,同小学生交朋友;二年级教育见习,要跟班见习,并上一、二堂课尝试一下;三年级教育实习。对教师也要求定期到小学联系实际,基础课教师要听课,专业课教师要给小学生上课,都有具体指标,作为考评教师的重要内容。如果师范教师自己都不会上小学的课,如何指导师范生去上课呢?这是非常简单的道理。在学生中广泛开展各项活动,有歌唱比赛、演讲比赛、器乐比赛、写作比赛、写字比赛、数学奥赛、卡拉OK大奖赛、教学基本功比赛等,让学生有施展才能的平台。这样把学校课余生活搞得丰富多彩,红红火火。
面向实际:师范学校要同当地教研部门紧密联系,鼓动教师参加地方各种教学研究活动,同小学结合起来开展教育科学研究,对有贡献的教师给予奖励。
省教育厅师范教育处对我校面向小学、面向实际的做法给予肯定。因此参观考察的人络绎不绝,学校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1984年初,我被江苏省人民政府评为师范学校特级教师,这是党和人民政府给我的荣誉,我珍惜这个称号。既然是特级“教师”,就应该进课堂上课。因此,我当了校长以后,也没有离开过讲台。我不但给在职教师、师范生上课,还给小学生上课。办在常州师范的江苏省小学数学教学研究班仍然由我主讲,每周上课10多节。我是全省师范数学教研组大组长,受教育厅委托主编江苏省三年制师范学校课本《小学数学教材教法》、《小学数学基础理论》
尝试教学实验研究工作深入开展,逐步推向全国各地。利用当校长的方便,除了办半年的小学数学教学研究班外,再办3天的短训班,听尝试教学法的讲座,看观摩课,当时正是教学改革的高潮,教师学习热情高,每期都有来自于全国各地的四、五百人。就这样为全国各地培养了一大批的尝试教学法实验的骨干教师。为尝试教学法在全国推广做好师资上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