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尝试当教科所研究人员

当前位置 : 首页 > 从教60专辑

六、 尝试当教科所研究人员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4-12-26 * 浏览 : 25
六、 尝试当教科所研究人员
辞去师范学校校长职务,在教科所当普通的研究人员,全身心地投入尝试教学实验研究,走遍全国各地为教师作讲座、上观摩课,并进行总结提高,撰写教育理论著作。
尝试教学实验研究发展迅猛,许多县、市都在大面积推广,急需要一本系统的理论书籍进行指导,也需要我亲临各地去指导。而师范校长行政事务繁忙,我家住在常州城区最西边,而学校在最东边,每天骑自行车上班往返要化将近两个小时。时间矛盾越来越尖锐,或当校长,或搞实验,两者只能选取其一。我思量再三,决定辞去校长工作,集中精力搞实验。开始,教育局党委不同意,好说歹说磨了多少次,总算同意。可是教育厅师范教育处又不同意,说邱学华是师范学校为数不多的特级教师,不能调出师范教育系统。我又去做工作,直到1988年8月才正式调离师范,到常州教育科学研究所当一名普通研究人员,调动时我坚持不当所长。后来常州市委组织部就把我作为能上能下,能官能民的典型。
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的决定是对的,这样才能使我有时间进行系统的理论研究和撰写著作;才能跳出常州,到全国各地宣讲尝试教学法,指导实验工作。从我的身上可以看出,如果业务尖子都套上一官半职,并不是一个好办法。其实应该给予充足的时间,创设良好的工作环境和条件,使其在业务上进一步发展,对国家,对个人都有好处。现在对中国50多年来没有出一个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的原因,议论纷纷,很多人都怪罪于教育制度和教学方法,说教学方法太落后,没有培养学生创新能力,其实并没有说到点子上,我认为根本的原因是还在体制上。这个问题太复杂,不是我们能说得清楚的。
我辞去师范校长职务,许多朋友说我是傻子,有官不当,有权不要。还有一些人乘机放出话:“邱学华在师范混不下去了”“邱学华犯错误了,免职了”。对于这些议论,我不屑一顾。
在教科所做一名普通研究人员,使我换来了最宝贵的时间。在常州师范当校长期间,我搞研究只能利用业余时间,我没有星期天、节假日,吃了苦还要被旁人说“不务正业”。调教科所以后,搞研究就是我的正业,我可以正大光明全身心地投入,心情感到特别轻松愉快。教育局和教科所领导非常关心照顾我,一般不布置其他任务给我,让我集中精力搞尝试教学实验研究。
这期间,我从几个方面抓紧工作,形成攻关态势:
1、有计划学习现代教学理论著作,不断充电;
2、为了手中有典型,有计划建立实验基地,培养实验研究骨干分子;
3、到全国各地宣讲尝试教学法,大力推广;
4、申报“八五”规划全国教育科学重点研究课题:《尝试教学理论研究与实践》,组织全国各地106个子课题配合研究;
5、把尝试教学理论推广到中学、幼儿园、聋哑学校等。
工作千头万绪,十分繁忙,真是比在师范当校长还忙,不过都是自己主动要求做的工作,没人任何人逼我去做,再苦再累心里也是欢畅的。
我先开始以常州市博爱路小学为基地,逐步扩大到昆明市中华小学、广州市昌岗东路小学、深圳市园岭小学、上海市明珠小学、浙江长兴煤山中学、常州市聋哑学校、常州市北环幼儿园等。1993年成立尝试教学理论研究会后,实验基地迅速增加,直到现在已有近2000个。
把实验引入聋哑学校,也出自一次偶然机会。在一次市人代会上,遇到聋哑学校刘校长。我从来没有去过聋哑学校,出于好奇心,向刘校长提出去聋哑学校参观。那天去聋哑学校,应我的要求听了一节数学课,教师采用的教学方法同普通学校差不多,也是教师先讲例题,学生再做习题,教师比划着手语一遍又一遍地教,聋哑学生非常认真地看着教师,目光里饱含着求知的渴望,看来弄不懂,急得他们依依呀呀地叫着,他们听不见,说不出,实在太可怜了,我是含着眼泪听完这堂课的。结束后,我沉思良久,能否为他们做点什么,我想:聋哑学生已经听不见了,教师反来复去“讲”,效果有多少呢?能否用尝试教学法试一试?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刘校长,得到他的支持。他选派了两位教师搞实验,我同他们一起研究试教。一周后初见成效,令人振奋。上课时先出示尝试题,引起学生注意,然后引导他们看课本自学例题,聋哑学生模仿力强,让他们仿照例题去做尝试题,尝试练习后再进行正误对比,教师帮助他们分辨谁做对了,谁做错了,接着进行第二次尝试、第三次尝试,直到他们全明白了。聋哑学生在课堂里都露出了笑容,看到他们的笑脸,我也心花怒放。随着实验研究的深入,实践证明,尝试教学法完全适合聋哑学生,并且能起到神奇的功能。学生学得高兴了,教师也教得轻松了。江苏省召开的特殊教育研讨会上,常州市聋哑学校介绍了经验,引起与会代表的兴趣,全国各地的聋哑学校纷纷到常州取经学习。
尝试教学思想引进幼儿园,我是看到一则报道引发的思考。有一篇报道介绍,在75位曾获诺贝尔奖的科学家举行的一次集会上,记者采访一位老学者:“请您谈谈,您是在哪所大学、哪个著名的实验室学到了您认为最重要的东西?”老学者略想了一下说:“在幼儿园,我学到了最重要的东西:把自己的东西分一半给小朋友,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拿,东西要放整齐,吃饭前要洗手,做错了事要道歉,午饭后要休息,要仔细观察周围的大自然。从根本上说,我学到的东西就是这些”。与会科学家都表示赞同。
这篇报道虽不长,但极大地震撼了我。这位老科学家的话给了我两点启示:一是幼儿教育对一个人的成长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二是幼儿教育最重要的是培养一个人的精神和良好的习惯。由此使我下决心把尝试教学思想引进幼儿教育,培养人的尝试精神从幼儿开始。
说干就干,我立即联系常州市的五所幼儿园作为实验基地。我在小学、中学、大学、师范工作过,就是没有当过幼儿园老师,这项实验可以使我有机会向幼儿园教师学习,补上这一课。幼儿园老师工作认真,虚心好学,我很乐意跟她们合作。我们一起备课、一起施教、一起总结。实验效果令人满意。幼儿教育实验研究的定位在“培养幼儿尝试精神”,着眼点是培养一种精神,不要生搬硬套中小学的尝试教学模式,总结出幼儿教学活动的“四前四后”
幼儿在前,教师在后;尝试在前,指导在后;
练习在前,讲解在后;活动在前,结论在后;
   5个幼儿园的实验取得成效后,逐步推广,先后已由江苏、上海、浙江、山东、湖南、湖北等地300多所幼儿园参与。研究成果:《幼儿尝试教育活动设计》一书,已成为幼教方面的畅销书。
这期间我的一项重要工作是到全国各地宣讲尝试教学法和尝试教学理论,全国各地都纷纷邀请我去,真是应接不暇。为什么各地教师如此地欢迎我,除了尝试教学法本身的生命力外,主要是我能给小学生上观摩课,既做报告又借班上课成了我讲学的特色。一个搞教育理论的人,为什么能如此大胆在小学教师面前班门弄斧,这还得从山西太原的一次研讨会上说起。
以前我经常给小学生上课,主要是为了搞研究,取得第一手的资料。一般不上公开课,就是有人听课,也是小范围的。198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被“逼”上了一次大型公开课。
1986年4月,在山西省太原市举行全国协作区第二届尝试教学法研讨会,与会代表临时提出建议,要求我亲自用尝试教学法上观摩课。当时我思想斗争很激烈,一方面考虑自己应该上,我要求大家尝试,难道自己就不能尝试;一方面又害怕上,有来自全国各地近千名代表听课,万一课上不好,我这个特级教师可没有面子了,最后,我还是决定上。我想一个人应该有努力拼搏的精神,个人有没有面子是小事,何况我当过小学教师,现在又经常上试验课,应该对自己有信心。我临时请三年级小学生上“几倍求和两步应用题”这堂课,临时准备了教具和学具,了解了学生情况,课前做了充分准备。
那天上课时,太原市的很多教师都闻讯赶来,1500多人把一个影剧院挤得水泄不通。我站在舞台上给小学生上课,往下一看黑压压的一片,开始时真有点紧张,但是小学生是天真的,他们看到人多反而高兴,孩子们轻松愉快和情绪使我也放松了。课上,学生们的积极性非常高,不时发出愉快的笑声。学生的笑声也说明了这堂课获得了成功。大家反映,这堂课既体现了尝试教学思想,又充分调动了学生的积极性,上得生动活泼。大家的肯定,使我受到了鼓舞。
会后,《山西教育》杂志刊登了这堂课的教学设计,并加了编者按。这样一下就轰动了,传开了:邱学华不但能作学术报告,还能亲自给小学生上示范课。以后每到一地,都要求我既讲学,又上课,逐渐形成了我的讲学风格,理论与实际密切结合起来。先讲尝试教学法理论,再运用尝试教学法上示范课,使教师清楚地看到,尝试教学法在课堂教学中如何具体运用。把高深的教育理论同具体的操作活动结合起来。许多教师说,听了邱老师报告还是顾虑重重,看了邱老师亲自上课,才下决心搞尝试教学法试验的。这样,我走一地,传一片。我的课堂教学录象在中央教育电视台播放,这使更多的教师都能看到尝试教学的教学过程。尝试教学法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在全国大面积推广应用,与我能到全国各地宣讲和上示范课是分不开的。
从在山西太原第一次上大型公开课后,我在全国各地已经上了几百场公开课,北到黑龙江黑河,南到海南岛,东到山东威海“天尽头”,西到新疆伊犁。单是黑龙江“北大荒”就去了十多次,两次上了世界屋脊西藏,广西和云南几乎每个地市都跑遍了。一次在昆明市讲学,连讲3天,云南省教育厅唐副厅长坐在那里也连听了3天,场场必到,最后对我说,“你讲得实际,对老师有帮助,请您到云南的每个地市都去讲”。
每次讲学对自己也是一次教育,感受到广大教师对教育的热诚,对学习的渴望,他们是尝试教学法的实践者,是我最强大的后盾。每次都有难以忘怀的激动场面。通过到全国各地的讲课,我把先进的教育理念传送给广大教师,所以苏州大学朱永新教授称我为:
教育的光明使者     创造许多纪录的长者
这里仅写印象最深的三次。一次在西藏拉萨,世界最高的地方;一次在广东佛山,参加人数最多的一场;一次在昆明,边远贫困山区教师参加最多的一次。
1992年8月,我应西藏自治区拉萨市教体委的邀请,赴拉萨讲学,宣讲尝试教学法。行前,大家都劝我不要去,说高原反应会使人头痛不适,流鼻血,甚至耳朵也会出血。我没有被吓倒,毅然去了。
那天,拉萨市教研室的同志带着氧气袋到机场接我。说也奇怪,我走下飞机,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只感到空气特别新鲜,根本用不上氧气袋。我在拉萨连讲了五天,每天都要讲六、七个小时,连西藏的同志都感到惊奇。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拉萨,我见到过模范共产党员孔繁森同志,他当时还是拉萨市副市长,分管文教卫生工作,他设晚宴接待我,非常和气,没有一点架子,谈吐豪爽,对西藏教育事业兖满信心,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后来他调到西藏阿里地区,为西藏人民献出了宝贵生命,现在我还珍藏着他送给我的哈达和当时拍的照片。
拉萨市教研室组织了五六百位教师听我讲学,其中70%是藏族教师。他们大都是内地民族学院培养的,都能听懂普通话,听我的讲座没有问题。我最担心的是借班上示范课,亲自用尝试教学法给小学生上课,如果藏族学生听不懂我的话怎么办?如果他们不适应我这一套教法怎么办?如果学生都不开口,如何把课上下去呢?
那天上示范课的内容是“三步复合应用题”,借的是拉萨市实验小学四年级藏族班。结果出人意料,学生思维很活跃,课堂气氛热烈,顺利地完成了教学任务。藏族学生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内地的汉族学生也很难讲得这样标准。学生思维敏捷,反应快,我并没有讲例题,让他们尝试自己编题、自己做题,结果全班95%的学生都做对了。最后,我布置一道思考题让他们试做:“电视机厂一月份生产彩电1500台,二月份生产的台数是一月份的两倍,三月份生产的台数比前两个月生产的台数总和还多500台。三个月一共生产多少台?”这是一道六步计算应用题,已超出教学大纲的要求,可是全班有60%的学生都能算出来,使我大为吃惊。有个名叫次多的小同学竟能列出最简便的算式:1500×(1+2+1+2)+500。我在全国各地都借班上课,比较来看,这个藏族班学生的素质已达到一流水平。
进藏前,有人说藏族学生由于高原缺氧,思维反应慢,记忆力差,这是毫无根据的。从实验小学藏族班的情况来看,只要教学得法,藏族学生同样能达到高水平。
1999年在广东佛山市举行全国协作区小学数学课堂教学观摩会,除有大陆几位顶尖的小学数学特级教师上课外,还邀请了香港、澳门、台湾的优秀教师上课。这是一次两岸四地教师共聚一堂的盛会,全国各地教师都闻风而来。连西藏都派人来参加,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都有教师参加,特别是珠江三角洲的许多学校都是倾巢而出,开了校车来听课,参加观摩会竟有近5000人,把偌大的一个佛山体育馆挤得水泄不通。体育馆门前广场以及四周路边都停满了汽车,公安局都出动民警来维持交通秩序,盛况空前。
近5000人怎样搞观摩会,简直不可想象。上课的学生在中间比赛场地,听课的教师坐在周围及四周看台上。全场用的是搞演唱会的音响系统,声音清楚响亮,采用闭路电视,四周看台上有几十台电视机同步放映课堂实况。黑板两旁还有大屏幕投影。上课用多媒体电脑辅助教学,大家都能看得清楚。观摩教学,也应用了现代科技,一派现代化气息。当时到会的港、澳、台教师看得都惊呆了,一次教研活动有这么多人参加,大陆教师对教学改革有如此热情,教学设备如此现代化,这一切使他们感到由衷的敬佩。尤其是台湾来的教师,她们是第一次到大陆,以前只听说大陆很落后,可是见到广州佛山现代化的城市建设,在体育馆里搞如此大规模的教学观摩活动,有如此现代化的教学设备,大陆教师高超的教学水平,她们说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羡慕得不想回台湾了。在这次观摩会上,我上了三年级《年、月、日》一堂课,我的两位徒弟,深圳的黄爱华老师和香港的谢爱琼老师也都上了一堂课。
 1997年,在昆明市举行庆祝香港回归小学数学课堂教学观摩会,我上五年级《质数和合数》一堂课,学生是借中华小学的学生,虽是刚见面,但是学生们都喜欢我,上完课久久不愿离开“课堂”,有的学生拉着我的手说:“邱老师,不要走了,留下来当我们老师吧”听了实在使人感动。这次活动在昆明体育馆举行,有3000多人参加。这次活动最大的特点是邀请贫困山区的教师参加,名额由省教研室同各地市教研室商定分配,一共邀请了200多位边远山区的少数民族教师,他们不交会务费,还赠送会议资料,对其中20位优秀教师,还可以报销车费和住宿费。在优秀教师座谈会上,他们激动万分,大都从来没有走出山区,第一次到了昆明,第一次参加这样大规模高水平的观摩会,第一次学习尝试教学的先进教育理论,说着说着都流下了眼泪,感谢我做了好事。我说,不要感谢我,我并没有拿出一分钱,是党和政府为大家创造了这样好的条件,我也是来学习的。这件事,受到云南省教育厅领导的赞赏,把教育扶贫工作真正做到实处。
云南省教育厅曾组织调查组深入山区调研,他们发现边远山区许多教师都能用尝试教学法上课。我听了十分高兴,这同我十多次到云南讲学,每次做一点扶贫工作是分不开的。我相信,只要付出,定有回报。
以后,每次开研讨会或观摩会都有扶贫措施,有时干脆把观摩会放到贫困地区召开,所有讲课的专家和特级教师都义务讲学,组织沿海地区的学校和当地贫困学校建立手拉手关系,就在观摩会上签定协议。我想,我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每次只能帮助十几人或几十人,如果大家都来做这件事力量就大了。
那时,我每年大概有七、八个月在外面,东奔西跑,走南闯北。时间对我来说太宝贵了,利用旅途的时间我做了两件事:一是为写书做准备,写点素材;二是写回信,几乎每天都有全国各地的来信,我都一一回信。
回到常州,我主要的任务是写作,我的几部重要著作都是在这期间写成的,如《尝试教学法》、《邱学华小学数学教育文集》、《中国小学数学四十年》、《小学数学教学研究》、《尝试开拓创新》等。每本书都有几十万字,任务非常艰巨,我必须利用每一分钟、每一秒钟。每天坐在书桌前10多小时,的确很辛苦,可是我觉得每天生活很充实,很有价值,当一本书写成后,心中产生的满足感和成就感是无法用文字形容的。
辞去师范校长,到教科所8年,争取到宝贵的8年时间。这段时间正是尝试教学法升华到尝试教学理论的关键时期,这段时间正是尝试教学法向全国大面积推广的时期,这段时间正是我写作的旺盛时期,这段时间正是我跑遍祖国山山水水,到处讲学的时期。这段时间对我一生的发展起极其重要的时期。
可是在中国许多单位里,不干活的非议干活的,干的越多,遭受的非议也越多。我不会坐办公室一张报纸一杯茶混日子,搞教育科研必须深入基层,亲临教学第一线。由此,我常常遭到非议:“邱学华经常不上班,没有组织纪律”,“邱学华到处讲课,想捞钱”,“邱学华只能搞小学,有什么水平”“邱学华只能跑跑农村”。……听了这许多非议,我一笑了之,根本不去理会,我已经没有时间同这些人纠缠了。
按政策我可以延长到65岁退休,为了摆脱一些人的非议和纠缠,1996年按时办理退休手续。这样我可以获得更多的时间和更大的空间。从1996年到现在,当了9年的退休老兵。在这9年里,尝试教学研究有了更大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