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科学的春天

当前位置 : 首页 > 尝试之路

第八章 科学的春天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5-10-04 * 浏览 : 93

第八章  科学的春天

一、母校的召唤

邱学华是在溧阳师范学校负责小学教师培训工作时迎接新时期的到来的。说到底,邱学华是幸运的。虽然在溧阳师范学校工作的六年时间里,邱学华基本上泡在下面。也就是说,邱学华一直坚持在农村工作。但就是这样的经历,这样的历炼,让邱学华具有了常人难以具备的吃苦耐劳的品质。

1977年,受刘佛年校长委托,华东师范大学教科所江铭先生找到了溧阳教育局,带着刘佛年校长的指示,要求溧阳教育局放人。江铭说,“邱学华是我们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系的骨干老师,文革动乱,造成了他不得不到溧阳。现在文革结束了,他应该归队了。我们要他归队。还请多多理解并支持!”

溧阳教育局了解到这样的原委之后,非常感动,当即表示,行,我们放人。既然邱学华老师是华东师大的人,文革动乱,造成了这样的人才流落在我们溧阳,我们理所当然应该把人还给华东师范大学。

这一场景,到现在都让人感动不已。

这时候,其实已经有很多单位早在华东师范大学来联系之前,就来动邱学华的心思了。

文革结束了,新时期来了。祖国迎来了教育事业的春天。

一时间,许多单位都要调邱学华去工作,这些单位有:中央教科所、江苏省教研室、江苏省教材编写组、南京师范大学。

当时,溧阳县教育局马副局长对邱学华说:“你这样的人才,我们留不住了,决定放人。你愿意到哪里,就到哪里吧!”邱学华内心非常感动。这时候,邱学华总会忘记自己人生中的这种伤痛那种折磨的,但又总是觉得自己非常幸运,总是能遇到好人。

邱学华当然首先考虑自己的母校华东师范大学了。决定回华东师范大学教科所工作。何况,这是导师刘佛年亲自发出的召唤啊!

当邱学华听到母校的校长还记得他这个没有归队的老师时,邱学华热泪盈眶。相隔九年了,刘校长还记得他,怎么能不让人感动呢?就这样,邱学华婉言回绝了其他单位,决定回母校工作。

然而,调动工作进行了近一年,最后恰恰是当年那帮好友所提醒他的,上海户口问题太难解决了,再要回上海就困难。终于还是因不能解决户口指标,邱学华回母校工作的路子被切断了。虽然,华东师范大学党委已经讨论通过,上海市高教局也都作了批示,同意邱学华回上海。当年曾经受到邱学华帮助的吴佩芳,这时候也直接向上海市委文教委负责人建言:无论如何,一定要让邱学华重回上海。邱学华回上海,也是落实知识分子的政策。文化大革命的错误应该得到纠正!

当所有的手续全都办理完毕后,恰恰是在上海市公安局那里出了状况,邱学华一家的户口问题,无法解决。这样,邱学华回华东师范大学的路就被阻断了。

这样一折腾,竟然就是一年时间花去了。回上海之路,竟然如此困难,倒也是邱学华没有想到的。

邱学华带着满心的遗憾放弃了一个人回归华东师大的机会。实在,这时的他,是必须全家都要在一起才行的。然而,上海却无法完全接受他的家人的户口。

虽然不能回母校,但刘佛年的知遇之恩,邱学华是永生难忘的。

作为邱学华大学时代的老师,作为邱学华大学母校的校长,刘佛年给予邱学华的帮助与指导是感人的。这对师生,从解放初期到改革开放时代,几十年里,风风雨雨,他们的学术交往,特别是刘佛年先生对邱学华的扶持、鼓励,真的感人至深。

在邱学华从教四十周年之际,刘佛年写来了这样的贺辞:

邱学华同志从事小学数学教育的研究已届四十周年。他从十六岁担任小学教师开始,就潜心研究数学教学法。在华东师范大学毕业后,长期坚持深入教学第一线,不断在实际中进行总结和研究。他认为适应中国小学需要的教学方法,必须立足中国的实际,走自己的路,终于他创立了尝试教学法。这个方法已在全国广泛推广运用,以此也推动了他自己教育理论的发展,他所以能从一个农村小学教师发展成为知名的小学数学教育专家,就因为他的研究走的是一条理论联系实际的正确道路。借《邱学华小学数学教育文集》出版之际,谨此祝贺他在小学数学教育研究上所取得的卓越成就!

1980年代初,刘佛年先生率先对尝试教学法给予肯定,这对长期跋涉于实验中的邱学华来说,是一种莫大的鼓舞。

邱学华无法忘记,1982年,邱学华根据实验结果进行理论升华,写出了《尝试教学法的实践与理论》论文,并在《福建教育》发表。文章刊出后,刘佛年教授亲自撰文给予理论上的肯定。老师的肯定,比任何力量都更巨大。此后,邱学华在第一篇系统论述尝试教学法论文的基础上,又在《福建教育》上发表《再谈尝试教学法》、《三谈尝试教学法》等。也就在这时,他的恩师刘佛年教授又指导他对以上论文归纳整理,进行理论上的阐发,写成《小学数学尝试教学法的实践与理论》发表在《教育研究》(1986年第2期)上,这标志着尝试法已得到教育理论界的高度认可。而这,与刘佛年教授的悉心指导与关心分不开啊!

想到这里,邱学华总是会不由自主地热泪盈眶。老师一直关注着他的成长,从他还是一个毛头小伙子时,到现在,始终密切关注,这是多么巨大的鼓舞与力量啊!此后,又在老师的指点下,邱学华用一年多的时间写成专著《尝试教学法》,1988年由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该书构建了尝试教学的理论体系,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深受战斗在教学第一线教师的欢迎。它再版重印四次,总印数达5万多册。

在尝试教学法问世七八年,作为教育家的刘佛年教授则又及时撰文,说:“尝试教学法问世七八年来,影响已遍及全国,发展之快,规模之大,在过去是很少见的。我想这是因为邱学华同志提倡的这种方法有它的特点:它既吸收了古今中外一些有影响的教学法的积极因素,又符合我国大部分学校当前的教学条件与需要;它既有一定的理论基础,而实践的方法又简便易行,几乎每个小学教师都能掌握,每个学生都能适应;它虽有一个大致的模式,但又反对机械搬用,强调从实际出发灵活运用,它在实践中已显示了巨大的效果,但又实事求是地指出自己的局限性,承认它不是万应如意的灵药。这就使这种教学法具有观点比较全面,实践方法比较灵活的特点,因此也就给它带来了较强的生命力。”

可以说,尝试教育的每一步向前推进,都与恩师的培养密切相关。何况,这么多年来,师生之间的感情,早已情逾父子,五内铭感。所以,只要去上海,邱学华每次都会去看望恩师刘佛年。刘佛年也为自己在有生之年培养出这样的教育家弟子感到非常兴奋。

刘佛年教授,一直关注着邱学华的尝试教育。他曾赞誉邱学华理论联系实际的道路是真正研究中小学教育问题与教育理论的最好的方法。他是看着邱学华成长的。邱学华在华东师范大学毕业后,长期坚持深入教学第一线,不断在实际中进行总结和研究,这令刘佛年非常欣慰。后来,邱学华创立了尝试教学法并在全国广泛推广应用,以此也推动了他自己教育理论的发展,刘佛年教授则非常兴奋。

有一个感人的细节,邱学华刻未敢忘。

刘佛年教授晚年患了“老年痴呆症”,就是遇到华东师范大学的老熟人也都不认识了。但是,只要是邱学华的电话一到,刘师母告诉他,“邱学华来电话了,邱学华来电话了!”刘佛年教授的眼睛总会突然一亮,高高兴兴地接电话了。邱学华知道这一情形后,热泪盈眶,恨不能天天守在老师的身边。

老师病危时,邱学华放下手里的一切工作去到上海华东医院的病房,当邱学华抱着鲜花来到老师的病床前时,护理人员轻轻告诉刘佛年说:“是您的学生邱学华来看望您了!”这时候,刘佛年微微睁开双眼,向邱学华轻轻地点点头。

此情此景,让病房里的所有人都感动得流泪了。病房里的所有人都说,刘校长啊,您是幸福的人,您有这么有成就的学生……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是邱学华与刘佛年的最后一面。

2001年,邱学华的恩师刘佛年先生与世长辞,享年87岁。邱学华悲痛不已。

二、小学数学的“黄埔军校”

许多单位想调邱学华,大都只能他一个人先去。邱学华是为了照顾家庭而从上海调动到溧阳的,现在肯定不能一个人先走,而把妻儿老小还抛在溧阳啊!当时的政策还不十分明朗。后来,常州市教师进修学院羊汉[1]院长来联系,对邱学华说:“老邱,还是回常州吧,我们努力帮你全家一起返回常州。”

邱学华最终决定回常州工作。

这样,邱学华一家终于在时隔九年之后,全家都回到了常州。

从此,邱学华的教育事业之舟,在常州再一次扬帆启航。

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我们不得不补充交代。

其实,在回归华东师范大学之路被切断之后,南京师范大学倒是慧眼识才,教育系总支书记陈岚亲自来溧阳,希望邱学华到南京师范大学任教。

然而,溧阳方面这样回复南京师范大学的人,在揭批四人帮的事情上,他是有问题的。其时,邱学华因为搞三算教学实验而受到隔离审查。

南京师范大学的人怅然而归。

然而,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的人没有死心,一俟邱学华回到常州后,又通过江苏省教育厅再次派人来常州,希望邱学华到南京师范大学任教。南京师范大学的理由是,邱学华文革之前就是大学教师,现在,他应该回归大学教师队伍。“老师来教育系研究教学法,从事教育理论研究,会惠及更多的大学学子。”

这种情形下,常州市教育局黎平局长征求邱学华的意见,希望邱学华能够留下来,为家乡教育事业作出贡献。

邱学华左右为难,他多么希望去到南京师范大学啊,毕竟,大学校园,那是莘莘学子聚集的地方,是自己的青春遗落的地方。在那里,有他的梦,有他的理想……

但黎平局长的话也深深地打动着他:常州,是自己的家乡,自己也没有理由离开啊!现在,文革刚刚结束,所有的地方都出现了教育的断层,师资队伍都呈现出青黄不接的状态,自己在家乡,仍然可以大有可为啊!

最终,邱学华决定,不离开这片热土,为自己家乡的教育事业去尽一份力!

邱学华被分配到常州市教师进修学院(后划归常州师范学校)工作,在羊汉院长的亲自过问下,邱学华开始进行小学数学骨干教师培训。

由于文革对教育事业的破坏,教学研究几乎停顿。文革后,百废待兴,所以,教师培训工作亟待抓紧。但很多人都觉得要做的事太多,可不知从哪里抓起。这时候,邱学华向羊汉院长建议,应该首先抓骨干教师培训,然后再由他们带动大家。

这个想法得到羊汉院长的的支持,1980年,常州市教师进修学院办起了第一期“小学数学教学研究班”,这在当时的中国,也算是第一个了。

研究班招收小学数学教研员和骨干教师,不用脱产,每周上两个半天课,为期一年。开设的课程有:《小学数学教学研究》、《教育心理学》、《教学论》、《教育科研方法》、《教育统计》、《教育论文撰写》等。

让人惊奇的是,这些课程,竟然是由邱学华一个人执教的。正由于邱学华是华东师大教育系的高才生,有着深厚的理论